精彩节选

“她人呢?不能让她跑了!让她跑了我们都得死!”

漆黑的夜里,一群人狠厉的说道。

……

在漆黑的角落站着一位肌肤极为雪白的少女,墨发被风儿吹起,优雅的打在少女精致的脸蛋上,身上穿着极为显眼的白裙。

纤细的手臂上伤口处不断冒着血,浸染白色的裙子,似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妖娆、艳丽。

少女唇色发白,清澈眼眸如同死水一般。

恍然抬眸,不知发现了什么,少女眼瞳微动,划过亮光,好看粉嫩的唇微抿,光着脚走了出去。

停车场——

“太子爷,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夫人要着急了。”

下属恭敬的低下头。

而在一旁的男人则是慵懒的整理手腕的衣服。

恍然的抬起清冷的眼瞳。

停车场里灯光打在男人的俊俏的五官。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嗯。”男人慵懒漫不经心的应下。

刚想上车,衣服意外的被揪住。

“什么人!”下属额头冒出冷汗!死死的盯着桃烟,拔出自己手上的枪对准桃烟。

桃烟卷长好看的眼睫毛颤抖,小脸蛋微微鼓起,像是找到自己心爱物品一般,眼睛带着闪光,奶声奶气的嗓音开口说道。

“你、好看……”

阮灏君邪肆的脸庞挂上了笑,有意思,可以不知不觉来到自己身边揪住自己衣服,从未被发觉。

“太子爷……”

话音未落。

“咔擦!”随着一声机械掉落的声音,下属手中的枪被少女一脚踹飞,滚落在远处。

整个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楚,下属被吓出一身汗来!

“你是谁?”阮灏君 心慵意懒的望着眼前一脸无辜的少女,语气并未带有慌乱。

桃烟现在脑子混混沌沌的,委屈的瘪了粉嫩的薄唇,娇小的身子趴在阮灏君结实的怀里,紧紧的抱着。

还特别可爱的在阮灏君怀里蹭了蹭,哼哼唧唧,像是小猫儿。

“回家……”

阮灏君英俊的脸上落下疑惑,修长的手指撩起少女碎发,少女一脸疲倦闭上眼睛睡着了:“……”

阮灏君恍然的瞥见少女手臂的伤口,属于枪伤。

“太子爷!这个女人很危险!必须要远离!”

下属一身冷汗。

“她想动手谁都拦不住。”阮灏君邪魅笑着,语气慵懒,带着满满的兴趣。

少女身上带着奶奶的香味,淡淡的,很好闻。

阮灏君细心的避开桃烟手臂的伤口,抱起放入车里。

“开车。”

“是……”下属从不质疑自己主人的决定。

桃烟全程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极为没安全感的抱着阮灏君,眼睫毛挂着泪水,唇色苍白,手臂疼的厉害。

“唔……疼……”

少女难受的嘀咕,委屈的嗓音都快溢出来。

阮灏君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少女毛绒绒的脑袋,沙哑而又温柔的嗓音落下:“等等就好。”

“不要……疼。”桃烟在闹脾气。

阮灏君无奈的望着少女手臂的伤口,眼眸深邃。

这伤口不是普通子弹能射出来的,她能躲过,实力绝对恐怖如斯。

阮灏君拿起一旁的消毒水和手术刀,眼眸垂下,语气慵懒又带着严肃 。

“忍忍,疼就咬我。”

下属皱眉头,太子爷医术,在几年前就说过不再碰医术了,也圈子里多少人想要太子爷出手。

现在为了不知名的女人破例,实属罕见。

“哼!!!”

桃烟白皙的脸蛋因为疼痛变得更加苍白,眼眸落下狠厉,奶凶奶凶的张嘴,狠的咬住阮灏君的肩膀。

阮灏君手上动作丝毫不受影响,慢条斯理的把手臂的子弹拿出,后而缝合。

桃烟在极度痛感中,昏了过去,粉嫩的唇变得苍白。

车上都是浓烈的血腥味,阮灏君身上的昂贵的西装也沾染上,星星点的腥红液体粘在阮灏君邪肆的脸庞,邪魅的很。

“太子爷,到了。”

下属开门,刚想接过桃烟,却被拒绝了。

阮灏君温柔的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嗓音淡然:“叫王医生过来。”

“好!”

阮灏君一路走过,别墅众人一脸震惊。

“太子爷怀里是个女孩?”

“是的,看样子受伤了,去准备东西。”

“是。”

众人虽然震惊太子爷会抱个女孩子回来,但不敢多议论,他们还不够格。

王医生一来,就看到正在优雅的擦着湿发的男人,一脸慵懒。

“你还真的是妖孽,擦个头发都那么撩人,找我什么事?”

“处理一下她伤口。”

阮灏君摔下毛巾,狭长的眼眸微眯,眼眸落下暗沉。

王医生看到躺在床上的少女,又看了一眼处理得完美的伤口,嘴角疯狂抽搐。

“你丫的,你伤口都处理好了,叫我来干嘛?”

阮灏君笑了笑,眼眸划过得逞,嗓音悠然:“你可以走了。”

王医生瞬间就明白了,无语到家,感情是把自己当挡箭牌了。

“她谁?能让你出手。”

王医生挑起眉头,笑着望着阮灏君。

阮灏君打个哈欠:“送客。”

“我靠?阮灏君!你特么大半夜找我过来就是让我白跑一趟!还赶我走!”

王医生骂骂咧咧的被赶了出去。

阮灏君瞟了一眼在床上酣睡的少女,修长如玉的手塔在薄唇,思绪飘散。

……

少女恍惚的醒过来,精致的脸蛋被碎发粘上,脸蛋微鼓,带着起床气,发愣了许久,抬眸,打量着。

撇了一眼自己的被包扎好的伤口,粉嫩的唇抿了一下,光着脚下床。

桃烟推开门,赫然撞见昨天的下属。

桃烟不开心瞪着他,眼眸暗沉,下属没有反应过来,瞬间就是被拎起来,踹飞了!

“怎么回事!来人!”

这轰动引起众人的注意,急促赶过来。

但接下来发生极为玄幻的一幕。

都是经过特训的众人被一身形娇小的少女吊着打!

阮灏君一来就看到少女一打五的画面,殷红的唇勾起。

桃烟动作微微一顿,波澜不惊的眼眸在阮灏君出现那一刻瞬间刻画上光,摔下众人,往阮灏君扑去。

“太子爷!”

下属们心惊胆跳!

这女人实力太可怕了,速度自然不在话下。

桃烟扑到阮灏君结实怀里,如同乖巧的小狐狸,身后的小尾巴摇啊摇。

阮灏君摸着桃烟毛茸茸的脑袋。

(三岁为了姐姐被送进实验室挖肾,在实验室里受尽非人的折磨,十八岁逃出。

路上遇到了最喜欢的“夜明珠”。

满是复仇的小脑袋又多了想把这“夜明珠”偷走的心思。

“我要偷走你!”少女奶凶奶凶。

京城的太子爷,天才医生称号的阮灏君慵懒一笑,捏着少女的耳朵,轻言:“不能偷,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属于你。”

“?”

“你!”妖孽垂下眼帘,眼眸冷戾,咬住少女纤细的脖子:“小家伙,别逃!”

《实力强悍呆萌小兔子vs腹黑慵懒系美人》)

新书来袭~ღ多多关照哦~爱你们~

——

作者有话说:

冒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