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礼官一声高喝,沈云溪被喜娘扶着进了新房。

今天是漠北英王府世子成亲的日子,娶的是朝廷沈太师家的嫡长女,是皇上亲自下旨赐的婚。

本来一开始是打算让她的妹妹沈云依嫁过来的,可她听说漠北贫穷,百姓大多吃不上饭,连英王府也是史上最穷的王府,便哭哭啼啼说什么都不肯嫁来。

后来,继母林氏便整天在太师面前哭天抹地怕沈云依受罪,最终沈太师决定让她嫁过来。

此时沈云溪一身大红喜服,蒙着盖头坐在喜房里,她细白纤长的手指紧紧抓着衣襟,不安的等待着。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股冷风从外面灌了进来,脚步声响起,一人走了进来。

“都出去……”

清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一点温度。

丫环婆子们应了一声纷纷出去了。

沈云溪顿时紧张起来,攥着衣襟的手都快将衣服揉碎了。

她感觉到那人向她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下,盖头下她看到一双大红的喜鞋,身子不禁颤了颤。

没等她说话,他就用喜秤挑起了她的盖头,只是挑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隔着薄纱她看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神清骨秀,气宇轩昂,一双狭长的眼睛寒星点点,两弯眉毛浑如刷漆。

身姿挺拔,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沈云溪呆了呆,听到那人发出一声轻哼,顿时羞怯的低下了头。

然而,盖头没有被挑起来,他挑到一半又放了下去。

“你可认得我?”

那人的声音也如一股寒冰,直坠入人的心里令人脊背发凉。

沈云溪不知他这是怎么了,摇了摇头,紧张的抓着喜服。

“哼,想来你也不认得我了……”

云铮眼波清明,里面藏着难言的情绪,淡淡说道。

“成了亲,妾身……自然认得。”

沈云溪声若蚊蝇,微微喘息着说道。

“哼,沈太师将你嫁来这里有什么图谋?”

云铮看不得她这幅懦弱畏怯的样子,提高声音喝道。

“没,没有……我,我……不知道。”

沈云溪想到嫁来这里时沈太师隔着帘子跟她说的话,顿时吓得大气不敢出,说话都不利索了。

云铮又是一声冷哼,没再说话,却转身出了喜房,房间里顿时没了动静。

她觉得心跳得厉害,扑通扑通的,没想到自己的夫君居然这般一表人才,只是……

他对自己好像不怎么满意似的,她轻叹了一声,只怪自己太过懦弱,又没有娘家人撑腰……

良久,不见他归来,沈云溪只好顶着盖头穿着喜服坐在榻上等他,不知不觉困意袭来,就靠着床头打盹儿。

“吱呀”一声,门又开了,一阵脚步声响起,沈云溪顿时清醒过来,想着他到底不忍心让她大婚之夜独守空房,不禁暗暗舒了口气。

“夫君……”等了许久不见他有所动静,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一只冰凉的手一下掐在她的脖子上,用力一收,她发出几声呜呜咽咽的声音,此时才觉出不对劲来,顿时用力挣扎起来……

“放……放开,为什么?”

沈云溪用手掰着他的手腕,没想到大婚之夜她的新婚夫君就要置她于死地,亲手掐死她?

那人的手越收越紧,连一个解释都不想给她,直接上来就杀她。

沈云溪觉得快不能呼吸了,一阵晕眩感传来,慢慢的没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