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苏青青现在很想死。

不,确切的说,苏青青一直都很想死。

只是割腕怕疼,

跳楼没有勇气,

上吊又恐惧等待的时间里痛苦,

安眠药又没有渠道………

所以才一直苟延残喘得活着。

最后可能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在她昨晚下班回出租屋的路上直接帮她下了决定,强行给她安排了车祸送她离开。

在被车撞飞的一瞬间,说实话,苏青青心里并没有紧张害怕,反而还松了口气,

终于可以彻底解脱了………

结果………

“唉…………”

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气了,苏青青躺在咯人的木板床上,看着眼前这神似古装电视剧里跑龙套的才会住的破旧房子,心里不禁一阵悲伤。

怎么又活了呢?

抬头看了看,破洞的茅草顶,剥落的土坯墙,漏风的窗户纸,缺胳膊少腿的桌椅,

一看就是家徒四壁得穷苦人家。

抬起右手放在眼前,

又瘦又小,像个鸡爪,

小胳膊细得似乎一折就断。

苏青青费力得支起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这具身体,

虽不至于瘦骨嶙峋,看上去离皮包骨也相差不远了,摸起来都硌手。

这瘦弱的样子跟前世胖胖的自己一点儿都不像………

用力捏了捏没几两肉的双颊,疼的苏青青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不是幻觉。

苏青青悲催得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穿越了。

想起方才心底将将褪去的解脱快意,又看看现在自己这具虽然瘦弱但完好的身体,苏青青只感到悲哀。

这年头,想死都死不成………

苏青青是个很丧的女生,每日不是想死,就是在想死的路上。

她的一生很短暂,只有短短二十几年。

不过生命虽短,演绎起来,却比电视剧还要复杂狗血。

原生家庭,爷奶不慈,父母不爱,弟弟骄横,闺蜜反目,男友出轨,

最后还被他们联手坑,背了一身的债务。

父母薅着她的骨血滋补弟弟,起初她只当报他们的养育之恩,并不以为意,也心甘情愿得当家里人的钱袋子,别人眼中的扶弟魔。

可是他们并不满足,为了给弟弟买房子,竟然要二十万把自己卖给了邻村一个四十多岁的傻子!

苏青青被伤透了心,不愿再受他们摆布,当天便连夜跑离了家,换了手机号,也没有给家里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这么多年,该还的她早就还清了,既然家里如此这般,她也不想再顾念那最后一丝可有可无所谓的亲情。

身无分文不怕,身无长处也不怕,一切都可以学。

重头开始,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场沧桑的洗礼,对苏青青来说,却是一个重生的狂欢。

许是苦日子过多了,她对甜品有一种本能的喜爱,如今可以为自己而活,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点店成了她最大的愿望。

没钱?

不怕!

努力挣就好了。

后来几年,她从学徒做起,渐渐的从后厨打荷做成了高级厨师,工资也是越来越高。

也是在这断时间,苏青青遇到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男友跟闺蜜,

也是这两个人,成了剪断她最后一丝希望的剪刀。

攒够了钱,又跟银行贷了款,终于得以在这个二线城市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

苏青青本以为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行进,却没想到苦难好像从来没有准备放过她,

更是在她最开心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当头棒喝。

原来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两个人早就已经暗度陈仓,心怀鬼胎谋划着算计她了。

甜品店开业的那天晚上,两人以为她梦想成真庆祝的名义邀她喝酒,趁她没注意的时候给她酒里下了药,把她灌醉,

并趁她没有意识,直接用她的身份信息跟甜品店做抵押贷了很多高利贷,之后携款跑路。

待她第二天醒来,事情已经有些晚了。

两人不在,现场痕迹也被抹了,她又没有证据,只有自己的一面之词,案件警察不受理,最后只能她自己吃闷亏。

原来苏青青这些年做厨师又嗜甜的缘故,身材走形,男友早就心生嫌弃,只是因为她会赚钱又大方,这才一直没离开她。

而她所谓的闺蜜,也只是因为她男友长得帅气,这才接近她的。

渣男渣女一拍即合,背着她不知厮混了多久,只是她傻,一直没有发现罢了。

一夜间,友情爱情没了,还背了一身的债务,苏青青只觉自己世界都崩塌了,

浑身如坠冰窟。

她回想着自己悲催的一生,想过自杀,

只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

甜品店生意并不如一开始设想的好,也赚不到什么钱,根本还不上欠下的银行贷款跟高利贷。

威胁暴力恐吓,成了她后面日子里的常态。

行尸走肉般得撑了几个月,终于上天都看不下去,替她安排了一场车祸………

只是,她却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