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江州倚江,三千里螺纹江水八百里在江州,水乡菏泽之所在自然也是出名的富庶之地。而江州之富,十之有九又汇聚在孙、钱、王、薛四家。传说这四家当年本为一家,四家老祖皆不过是前朝赵李皇妃之兄李云贵的四位家奴而已。三百年风云变幻,赵家江山易主,李氏也已人丁凋零,却余了这富庶江州的四家大姓。不过也许是天命弄人,这四家再如何富有,几百年来却没有一人为官入仕,富而不贵,多少有些遗憾。

四家里,名气声望又以孙家最盛。传说,螺纹江上的六百花船十之八九都是孙家产业,而每条花船造价至少也是两百余万银钱,在这个长工一年收入不过几百银钱的地界,其财力可见一斑。

螺纹江小青湾,江流至此恰有一数千坪的杂石小滩,也许是长久未曾有江水冲刷,滩上已被一层细密青草覆盖,故而得名小青湾。小青湾上,孤零零得坐落着一个小院落,院墙皆是就近取材的鹅软石所造,远远看去,虽不富裕,却也是一户恬静的人家。

院门是崭新的梧桐木,一看便是近来才新装。颜色虽然浅淡了一些,可上面两个鲜红的喜字却分外显眼。喜字贴得规规整整,几粒初冬的晨露挂在上面,分明有几丝娇羞的红晕。

院中有一石磨,磨上坐着的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他手里掌着一支细长的烟枪,眼睛却一直瞄向对面的小屋。

“咳...咳....”老人面色红润,完全不像个老烟枪。

他看了看小屋,屋里听不见任何动静。

“咳!咳!”老人咳嗽声略微大了一点。只听见屋里好像有翻身的声音,老人嘴角微微一笑,好像等待着什么。可等了一会儿,屋里却又一点动静都没有。一缕河风绕过院墙,在老人的指尖转了一圈。

“嗞...”

“呀!”老人一下子跳了起来,身形动作跟三十四的壮年人一样。他快速拍了拍灰白色的越布长袍,烟灰虽然从袍子上抖了下来,可一个手指大小的洞眼却留在了上面。老人举起长袍,透过那边缘并不规则的洞眼,他眼珠子滴溜转个不停,眼角多了一丝怒意。

“我的越布袍子啊,我的八百银钱啊!”这哪是一个老人,声音分明像极了一个市井泼皮。

“死老头!大清早叫什么!”屋里传了一个青年的声音,“七老八十了不老实猫着,小心蹦跶到棺材里去了!”

“啊!”老头怒目圆睁,喝道:“陈衍,你这个小混蛋,老头我供你吃供你喝,还供你娶媳妇儿,你居然这么咒老子,你这个......”

“许爹爹?”小屋窗口漏出一条缝隙,“爹爹莫气,我这就教训阿衍。”

“哎呦!”屋里传来了陈衍哀求的声音,“我的招财耳!我的顺风腿!哎呀,我的老腰啊,云儿,为夫错啦!”

老头微微一笑,心中念道:“看来还是只有赵家小妹能降得住陈衍这个小混蛋。”

片刻之后,只见屋门微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缓缓出门。女子身着青衣,看起来出奇的乖巧干净。初冬的早晨有几丝清冷,她粉红的脸蛋像极了含苞的桃花。

“许爹爹,云儿这就去做餐食。”

不一会儿,厨房传来了锅碗瓢盆清脆的碰撞声。这音调美妙,就像叫醒迷梦人的百灵鸟,老者嘴角带笑:“有女人,才像一个家。想不到我许老仙末了也能有一个家。”

“老头,小爷刚刚新婚,大清早你就胡乱叫唤,还想不想抱小小爷了!”一个十八岁左右的青年蹦出房间,说道。

“刚刚新婚?”老头一哼,“都新婚了两个月了,两个多月不开工,白吃白喝我这快入土的老人家。”

“嗞!”陈衍右手把许老头的荷叶烟掐灭。“再抽,你明天就可以入土了!说吧,又有什么大生意!”

老头收起烟枪,说道:“你这小子,怎么知道又有大生意了?”

“你这老头,平时瞌睡比我都多,今天起这么早,还在院子里搞些动静,分明就是想叫我又怕影响小爷的造人事业。”

“你小子,脑袋确实聪明。这次来的可是孙家的生意。”

“孙家?哪个孙家?”

“还能有哪个孙家,自然是江州第一巨富的孙家!”

陈衍面露喜色:“那就确实是大生意了,这笔生意做下来,至少上千银钱。到时候你我八二开,小爷我再如何也能分个八九百银钱,我正好带着云儿出去游玩一番,想想就兴奋。”

许老头转身一烟枪朝陈衍后脑勺敲去,不过幸好他躲得快,不然脑袋上定然冒出一个大青包。“还想跟我老人家八二开,能赏你小子一口饭吃就算不错的了。”

“切!小爷还是回去睡大觉咯!”陈衍转身欲走。

“一万银钱!”老头喃喃道。

“啥?!”陈衍惊愕道。

许老头缓缓地打开他有些发黑钱袋,露出一张红色的钱票。

“一千的大钞!”

“不过定钱而已。”许老头快速收起钱袋,生怕被陈衍夺了去。“一千定钱,事成之后,再付九千!”

“说说!”陈衍眉开眼笑,“具体说说,越具体越好!”

“不问问八二开还是二八开啦!”许老头笑道。

“不问不问!钱不钱的完全不重要!”陈衍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什么时候出发,孙宅离咱们这里可不近,两日脚程都不一定能到。”

“许爹爹,阿衍,吃饭了!”话毕,只见那唤作云儿的新媳妇儿端出一盘雪白的大馒头。“昨晚的馒头和菜叶粥都还余下不少,云儿只是简单地热了一下!”

“无妨无妨!”许老头说道:“有热馒头热粥就很不错了!再说,马上我就和这臭小子去孙家胡吃海喝了!”

“孙家?”云儿说道:“可是这江州第一大家的孙家?”

“阿衍!”云儿面露愁色。“这孙家可不是一般的大户人家,肯定规矩甚多,你去定要守住你那张大嘴,莫要大大咧咧,免得得罪人!”

“知道知道!”陈衍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说道。“相信你丈夫,我可是一个规矩得不得了的人。”

“咳...咳...”许老头好像被稀饭呛了一下。他摇了摇头,也没说话,啃着自己手上的大馒头。

——

作者有话说:

第一卷的内容虽然从人间开始,写的确是地府的玄幻之旅,愿各位看官能与主角陈衍一起闯荡这光怪陆离的地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