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锦竹小说《小仙之瑶》在线阅读

作者是锦竹的热门新书小仙之瑶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苍稽山荒凉贫瘠,别说飞禽走兽出没,便是连草木都难生根。浑身缠满锁链的男人衣衫褴褛,背靠山而坐,似在沉睡。他的脸上蓄满了胡子,就连眉毛也长的与乱发混为一团,完全看不清本来样貌,若非是相吸石将虞之瑶他们带……

锦竹小说《小仙之瑶》在线阅读

《小仙之瑶》 免费试读

苍稽山荒凉贫瘠,别说飞禽走兽出没,便是连草木都难生根。

浑身缠满锁链的男人衣衫褴褛,背靠山而坐,似在沉睡。

他的脸上蓄满了胡子,就连眉毛也长的与乱发混为一团,完全看不清本来样貌,若非是相吸石将虞之瑶他们带到此处,霁云都不敢相信这是简书。

虞之瑶从霁云身后探头,语气惊异又好奇,“原来简书的原身是一只狮子啊。”

“你说谁是狮子?”简书感到被冒犯,不悦的睁了眼,眼瞳竟泛着妖异的蓝。

虞之瑶原先以为他在睡觉,这才小声的嘀咕了句,没想到他只是闭目养神,这就尴尬了。

“简书,许久不见,你看起来过得很是不好呢。”白岚烟甜甜一笑,发间坠着的金铃也在轻响,叮当叮当,清脆悦耳。

简书没有理她,只是微微蹙了眉的看着虞之瑶,那眼神如有实质,锐利中透着探究,有那么一刻,虞之瑶都觉得自己被他看穿,被他发现了自己不是禾菀。

好在简书也只是看了她一小会儿,很快就挪了眼望向霁云,“我没听说禾菀有同胞姐妹。”

霁云一愣,白北北却快嘴道:“简书,你是不是被关傻啦,连老大都不认识了?”

简书矢口否认:“禾菀没这么弱。”

霁云不高兴他侮辱自家主人,但主人如今变得这么弱,他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便闷闷把来龙去脉说了遍,这才让简书信服。

简书若有所思,“怪不得,我就觉得她似像非像,虽有禾菀的气息,却又弱如蝼蚁,原来是失了三魂。”

虞之瑶心中一凛。

简书感应到她身上有禾菀的气息,是不是意味着她之前的猜测可能是对的。

禾菀的残魂真和她融在了一起?

天呐,那禾菀苏醒之时,会不会就是她消失的时候……

虞之瑶越想越惊心,也没注意到简书已经在恐吓人了,“离百年期限还剩一年,这一年内禾菀必须恢复魔气,不然……”

简书危险的眯了眼,微微泛蓝的眼瞳中流露出一丝杀气,白岚烟刚才被他无视的彻底,心里也有些憋屈,她鼓着脸颊,叉腰反问:“不然你怎样?”

“我会杀了你们,再自己自杀。”

“啊,就只是让我们轻松死掉?”白岚烟大感失望,她倚在白北北身上,揉着它毛茸茸的熊猫耳朵,好心建议,“你不打算折磨我们吗?让我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日复一日的饱受凌虐?”

简书一时无语,怎么就忘了眼前有个虐人鼻祖呢。

不过多说无益,现在四大护法找回了三个,就只剩人间潇洒的最后一位护法,陆沉归了。

禾菀的护法中,当属陆沉归最有名,他是世间最后一只金孔雀,生来便有统领飞禽异兽的本领,凡他所经之地,附近鸟兽都会跪拜,不过以前虞之瑶还在天庭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陆沉归的贪爱逸乐,花心骚包,总爱携女四处嬉游。

想来也是,毕竟本体是孔雀,可不得张狂靓丽,让这三界六道都留下他的传说。

既然决定了要去人间寻陆沉归,他们自然要作出相应伪装,简书刮了胡子和长眉,拾整了乱发,一身紫袍玉冠,倒也人模人样。

虽然眉宇间透着股掩不住的森森煞气,但也无损他是个俊逸男人的事实。

而白北北撒泼打滚,怎么都不肯变人,“人类身体太丑了,毛都没有,我不要变。”

白岚烟也依着它,“不变就不变,你留在这里等我们。”

白北北揪着白岚烟的衣角不肯放,心中天人交战。

这么多年它跟着白岚烟风里来雨里去,从未有过一刻分离,它不甘不愿的嚎了一嗓子,绿光闪过,毛茸茸的大熊猫就变成了高大的健硕男子。

如果忽略他发间的熊猫耳和脸上的熊猫眼……虞之瑶看的眼角直抽,“你对人类的长相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我这样不好看吗?”白北北摆了个造型,开始秀自己的肌肉,虞之瑶有点被它辣到眼睛,“算了,你还是留下吧。”

白北北不高兴,一伸手就把白岚烟抱进怀里,气哼哼的撒娇,“那烟宝也要跟我一起。”

白岚烟其实也不是非要跟着去,只是想着霁云和简书一个憨一个傻,再加一个战斗力为零的老大,她是真怕这几人一去就回不来了。

她拍了拍白北北的爪子,示意它放开,“北北乖,你要是变不了就别去了。”

“我可以变,我可以变!”白北北见他们真要把自己留下,急地直嚷,而它也确实很快隐去熊猫的特征。

他穿着绿色的短褂,肩颈处还描着只咆哮的熊猫头,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硬朗不羁,倒有点出乎虞之瑶的意料。

她原以为北北会是那种可爱的小少年呢,“你人类的样子挺好看的。”

就是个头太高了,这么看了会儿她脖子好酸。

白北北不满瞥她,“你什么眼光,明明我之前威猛俊俏又可爱,特别是我的熊猫耳朵,烟宝最喜欢了。”

他看到白岚烟伸了手,立刻蹲到她身边,把头低下。

白岚烟微微踮了脚,揉着白北北的头安抚,“所以你才要隐藏起来,我最喜欢的,可不能被外人惦记了去。”

虞之瑶无言,抽着嘴角问霁云,“他们平时总这样吗?”

霁云耿直点头,“是的主人,你要看不惯,我就让他们去角落秀恩爱,以免脏了主人的眼睛。”

“倒也不必如此。”这人怎么说风就是雨呢,虞之瑶吓了一跳,看他撸了袖子上前,急忙拉住他,而简书在边上等了半天,早就不耐烦了,“到底要在这耽搁多久,还走不走了?”

经他一提,众人才想起正事,至此才踏上去人间的路。

越城毗邻人间的皇都,繁华热闹,处处都是小贩的叫卖声,霁云通过相吸石找到一处典雅清贵的楼前,就见门口好些清秀少年在揽客,“哎呀,客人可是来参加晚上的竞标会?”

“来都来了,快些进来吧。”

……

白岚烟观察了下周围,“这里好像只有女孩子能进哦,你们要换女装。”

“岂有此理!”简书有感觉被冒犯,虽然他现在不是高贵的天界上神了,但好歹在战力排行榜上挂了第二的名,怎可穿女子的罗裙!

他满脸煞气的拂袖而去:“我去隔壁的茶楼等你们。”

白北北和霁云没那么多讲究,他们一个离不开白岚烟,一个又满心是主人,二话没说就找了僻静地方换装,随着进去了。

别说,长得好看的人就算穿着女装也不违和,只是霁云大马金刀的落座时还撩了下裙摆,吓得虞之瑶赶紧给他盖住,生怕他走光被人看到不该看的。

馆内布置清雅,全然不似一般妓院的吵闹,他们选了二楼的凭栏处,这里视野极好,正对着舞台,偶尔见到有穿着富贵的女子搂了清秀少年经过,也是轻声细语的逗趣。

有小二上来添茶倒水,热情介绍,“沉归的竞标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几位贵客应当是知道规矩吧,谁若拔得头筹,今晚便可听沉归吹一夜箫。”

虞之瑶听得心惊胆战,等小二走了,才有点一言难尽的开口:“所以陆沉归在人间当男妓?”

不是吧,现在魔族想要讨生活已经这么艰难了吗,前有为竹子劳苦奔波的白岚烟,现在又有堕入风月场的陆沉归……

哎,真是世风日下。

白北北磕着瓜子,唏嘘不已,“他以前还说要为老大守身如玉呢,果然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脏了。”

白岚烟被他逗乐,掩嘴笑个不停,“北北,你误会沉归了,我刚才打听了,这家店卖艺不卖身,说是吹箫,应当就真的只是普通吹箫。”

白北北唔了声,“吹个箫还用竞标?”

霁云给虞之瑶剥着花生,头也不抬,“符合陆沉归的作风,他以前就喜欢这种被无数人争夺的感觉。”

一阵轻快的鼓点声响起,楼内的灯盏也被依次吹灭,所有的光源集中到舞台上,竞标会开始了。

有人上台讲解起竞标会的规则,五百起步,价高者得,今晚虽是以陆沉归的名义举办,却还搭了几位新入馆的少年。

有善舞的,也有善音律的,牡丹芍药各争妍。

虞之瑶以前没参加过这种活动,看了一会儿兴致来了,便问霁云,“你身上有银子吗?”

白岚烟歪头,楼内光线昏暗,她那双眼睛也好似闪着妖异的光,“老大,你看上哪个了,我们直接抢过来。北北。”

白北北不知何时已踩在了栏杆上,比了个准备开打的姿势,“已经就绪!”

“别别别,都冷静一下,”虞之瑶生怕他们一动手,好好的竞标会就成了杀人现场,“这是人间,我们要遵守人间秩序,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样会显得我们魔族很没风度。”

风度是什么,他们有过吗,白岚烟噘嘴,“可是老大,你以前从来都是能武力解决的绝不叭叭。”

“所以我现在教你们用一种新的方式解决,”虞之瑶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不太能立住脚,顿时板起脸,“怎么,我说的话你不听?”

“不敢。”一见她变脸,白岚烟也有些瑟缩,“老大你别生气,我们花钱就是了。”

“嗯。”虞之瑶稍作颔首,“霁云,银子。”

霁云应是,从怀里掏出鼓囊囊的黑色钱袋,刚放到桌子上,楼下的音律就变了。

不知何时起,台上出现了一名矜贵清雅的金袍男子。

他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柔媚昳丽的眉眼,波光流转间满是风流的仪态,让人望之失神。

萧声悠扬,初时只清脆舒缓,待曲至高昂,忽有飞剑疾出,金袍男子弃萧取剑,剑招凌厉矫狠,全然有别于方才的弱不禁风。

半空中飘荡的纱幔被剑风绞碎,纷纷扬扬的洒落着,如同下着一场花瓣雨。

而金袍男子立于其间,就像沐浴花瓣间的精灵,缥缈又梦幻。

“好!”

有人高喝,一时间掌声大盛,竞价的声音也开始此起彼伏。

虞之瑶也在鼓掌,被气氛鼓舞的跟着叫价,她的声音明明不算大,却像传入了金袍男子的耳里,很快惹得他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虞之瑶心头一震,只觉跌入团缱绻缠绵的云里,而那金袍男子神色微动,忽而朝着虞之瑶飞掠而来。

他的目的很明确,手中长剑直刺虞之瑶的心口,而虞之瑶心神皆乱,只紧紧盯着他,一动不动。

千钧一发之际,霁云出刀拦下,“陆沉归,不许对主人无礼!”

白岚烟轻轻吸了口气,冲虞之瑶竖起了大拇指,语气难掩钦佩:“不愧是老大,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

虞之瑶按住自己直哆嗦的腿,朝白岚烟矜持一笑。

她才不会说,她是因为吓得腿软了动不了才这么淡定。

小说《小仙之瑶》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