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苟于亿万行尸之上最新章节,苟于亿万行尸之上免费阅读

苟于亿万行尸之上小说是作者清船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告诉你,张良计,你想做的那件事,我死都不可能做。”当刘君扶把张良计的想法告知庞阿奎之后,庞阿奎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连连拒绝,这尼玛肯定是天底下最荒诞的馊主意。刘君扶和庞阿奎站在一起,……

苟于亿万行尸之上最新章节,苟于亿万行尸之上免费阅读

《苟于亿万行尸之上》 免费试读

“不可能,不可能,我告诉你,张良计,你想做的那件事,我死都不可能做。”

当刘君扶把张良计的想法告知庞阿奎之后,庞阿奎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连连拒绝,这尼玛肯定是天底下最荒诞的馊主意。

刘君扶和庞阿奎站在一起,形成了最坚固的同盟战线,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良计,当张良计慢慢走近时,他们二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张良计笑了一下,在他们二人看来是恶魔笑出了獠牙。

张良计看着那些挡在宿舍门后面的障碍物,说道:“你俩帮我把门后的的东西搬开,我一会儿要开门出去。”

“什么!?”

刘君扶和庞阿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外边的走廊上不知道徘徊着多少只行尸,他们唯恐避之不及,而张良计居然要开门出去?

疯了不成!?

张良计正色说道:“每天都被困在这个又小又窄的寝室里,你们难道不想出去?”

“外边那么危险,我们在这间寝室里挺安全的!”刘君扶急切说道。

张良计摇摇头。

“真的,听我一句劝,就在这里躲着,食物和水源都够。”刘君扶有些着急。

张良计还是摇摇头。

“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刘君扶有些激动地说道。

张良计想了想,道:“外边没有人来带我出去,那我就自己出去。”

刘君扶咬牙道:“你不想活命了?”

张良计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当然想,但是我还是觉得,怎么说呢,不能像牲畜一样被关在牢笼里……可能听起来有些中二,但我就是这样想的。”

庞阿奎拍了拍张良计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

刘君扶愣了愣神,直直看着张良计,类似的话他在之前跟张良计交谈的时候就曾听过,当初听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蹊跷,现在想来相当意味深长。

张良计叹了口气,用手抓了抓头皮,随后冲二人说道:“算了,你们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强求。就让我来做那只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你们就把东西稍微往后挪一下,让门打开有一个勉强能过人的空间。一会儿情况只要稍有不对劲,我不会连累你们,我会冲出去,你们趁这个机会赶紧把门关死……”

张良计的话戛然而止,看样子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能开口,只是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刘君扶和庞阿奎心中五味杂陈,神情复杂。

“确实,听起来有点像是去送人头。”张良计自嘲说道,“非常时期有非常方案,你们就让我博一次吧,赌上这条命。”

庞阿奎向旁边的刘君扶探去询问的眼神,似乎在等他的决定。

刘君扶则是死死盯着张良计,张良计表情坦然,眼神诚恳且坚定。

刘君扶缓缓开口说道:“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大好人,非常惜命,如果真遇到危险,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你的,本来我们就没认识多久。”

张良计点点头,“当然,这话在理,你跟我之前都不认识,用不着陪葬。”

“啊这……”庞阿奎有些不知所措。

“那就开始吧。”刘君扶面无表情说道。

张良计往四周看了看,随后说道:“帮我找一件大衣,最好是那种可以裹住全身的款式。”

刘君扶便走向衣柜,在衣服堆里翻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冲张良计说道:“我记得我室友有一件透明的塑料雨衣,你穿那个吧。”

张良计回道:“也行,如果可以的话,再给我找一双高帮的鞋。”

在刘君扶帮张良计找衣服的同时,庞阿奎开始挪动宿舍门后面的杂物,动作非常小心,尽量避免发出太大的响声。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张良计已然是“全副武装”,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体式透明雨衣,同时脚上换了一双刘君扶的高帮板鞋,他俩鞋码一样,穿起来倒也合脚,脸上戴着口罩和蛤蟆墨镜。

接下来的场面,将会变得极其令人作呕,刘君扶和庞阿奎不敢睁眼去看。

张良计默默走到那具行尸旁边,伸出双手将血液与皮肉往自己身上涂抹,不禁让人联想到洗澡时往身上涂沐浴露……

“你说,这办法到底行不行得通?”庞阿奎低声问刘君扶。

刘君扶轻声道:“我不知道。”

“会出人命的啊……”庞阿奎的脸上充满了担忧和恐惧,他之前可是亲自体验过行尸的恐怖之处。

刘君扶深呼吸一口,仿佛在心中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脸色平静地说道:“我先说件事,一会儿情况稍有不对劲,我会优先自保,哪怕不择手段,希望你能理解。”

庞阿奎身子僵硬了一下,表情阴晴不定,欲言又止,只是微微摇头。

“我准备进来了,你们赶紧把鼻子捂住。”站在阳台上的张良计说道,他身上的雨衣早已不是白色透明的样子,而是沾满了不知名的液体,看起来极为恶心。

说完之后,张良计不紧不慢地朝宿舍门走去,他的手里紧紧攥着剪刀,表情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一直颤抖不停的双手出卖了他。

路过刘君扶和庞阿奎的时候,张良计朝他们二人笑了笑,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刘君扶捂住口鼻,皱眉劝道。

张良计笑了笑,用戏谑的口气说道:“现在反悔不就枉费我在身上涂这些东西了?放心,就算是遇到危险,我也有信心能够脱身。”

庞阿奎在一旁站立,注视着那双极力压制颤抖的双手,看出了淡定背后的毫无底气。

张良计翻过几个叠在一起的行李箱,来到宿舍门后,手缓缓朝把手伸去。

“我倒数三个数,然后就开门。”张良计回头看了一眼二人。

刘君扶一脸严肃,早已严阵以待,手里紧握扫把,而庞阿奎表情夸张地看着张良计,手里举着拖把,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刺敌。

张良计做了好几口深呼吸,然后慢慢倒数,数到“1”的时候,他轻轻按下门把手,门随后缓缓开启,露出了勉强能让人通过的空间。

打开门之后,首先看见的是走廊,再之后就是正对面的另一间寝室,不知为何,走廊上这个时候一片死静,反而更加渲染了一种恐怖的气氛。

庞阿奎心神高度紧张,他原本想象的画面是,一开门,便是好几张狰狞面孔浮现眼帘,尔后全都朝张良计猛扑,就像几只猛虎同时朝孱弱的羔羊扑去。

刘君扶的心在剧烈跳动,几乎要从喉咙里挣脱出来。

两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都如此惊恐,身为当事人的张良计更不用多说,双脚沉重得如同灌了铅,根本没办法移动。

他调动全身气力去克服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恐惧,没一会儿,脑门上便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旋即咽下一大口唾沫,死死咬住牙齿,蹑手蹑脚往外走去,速度很快,而且悄无声息,整个人眨眼间就消失在门外。

随着张良计完全走出寝室,寝室门也立马被关上。

刘君扶和庞阿奎如释重负,原本沉重的呼吸顿时变得极为顺畅,他俩一个箭步冲到门口,竖起耳朵贴在门后,屏气凝神地听着门外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外边依旧是非常安静,二人这才放下心来,虽然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但至少证明张良计现在很安全,并没有性命之虞。

又过了一会儿的功夫,外边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不禁让二人开始担忧起来,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便在心中产生。

“咦,这是?”庞阿奎突然轻声说话。

“怎么了?”刘君扶压低声音问道。

“你看门缝底下。”庞阿奎指着地面说道。

两个人同时看着门缝,发现有一张白纸正朝里慢慢移动,。

刘君扶赶忙蹲下身子,拿起那张纸便去看,发现上面用黑色中性笔写了几行字。

“我是张良计,当你们俩看到这张纸的时候,证明我的方案奏效了,而我就在门外站着。外边的行尸没有察觉我的存在,无论是我站在它们的面前,还是跟它们擦身而过,它们都不会攻击我。但是保险起见,我还是不能发出声音和做幅度过大的动作。另外,读完之后给我回信。”

看完纸上的内容,刘君扶和庞阿奎先是不可思议地对视一眼,然后面露狂喜。

刘君扶拿来笔,在纸上写了一行字,然后重新塞出门缝外边。

上面写道:“外边情况怎么样,有多少行尸?”

没过多久,张良计给了回复:“我刚才把整条走廊来回走了一遍,数了一下,过道上大概有十二只行尸,还有一些徘徊在没有关门的宿舍里,所有具体总共有多少,还不敢下结论。”

刘君扶整个人一直专注在看信和回信上,并没有去在意庞阿奎,等他注意到庞阿奎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换上了一件绿色的大棉服,类似于军大衣,不仅如此,还重新换了一件长裤,脖子上也绑了一件短袖。

“难不成你也要出去?”刘君扶愣愣地看着庞阿奎,这过寒冬的装扮与此时此刻还是盛夏的季节完全不搭边。

“对。”庞阿奎说道。

“为什么?”刘君扶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他也不知道这种怒意到底为何生起,可能是觉得遭到了背叛。

“他一个人在外边孤军奋战,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是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突发状况,我出去跟他待在一起,出了问题好歹有个照应。”

刘君扶沉默不语,表情捉摸不定。

“而且我觉得他说的不错,天天苟活在这里算什么啊,就跟被关在笼子里的牲畜没有什么不同。既然有机会出去,那就好好珍惜。”

说完话之后。庞阿奎用纸团塞住鼻孔,如同奔赴战场那般走向那具行尸,刚开始走得非常犹豫不决,后来完全豁出了命,三步并作两步便来到尸体旁,蹲下身子,开始效仿张良计刚才的行为。

“随你便。”刘君扶有些生气,恨恨地说道。

庞阿奎给张良计回信写道:“我是庞阿奎,马上也要出来,你做好准备。”

张良计显然有点意外,回信的字迹都有些扭曲:“知道了,你步子不要太大,看见行尸尽量不要对视,出来之后保险起见不要说话。”

差不多的景象再次上演,刘君扶紧握扫把,望着庞阿奎走向门后。

刘君扶在心中恼怒地自言自语道:“走吧,走吧,妈的,两个人哪根筋搭错了,非要找刺激,安心地待在寝室里不好吗?”

庞阿奎轻轻按下门把手,门很快被打开,庞阿奎全身都绷直起来,心中的恐惧却比之前张良计体会到的弱了不少,毕竟已经知道身上的这件“隐身衣”真的可以在行尸面前隐身。

庞阿奎人高腿长,只迈了一大步,整个人几乎就闪了出去,尔后瞬间把门关上。

刘君扶听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丝毫动静,这就表示庞阿奎也很安全。

刘君扶一时之间只觉得全身疲乏,于是把手上的扫把丢在地下,然后打开一瓶功能饮料喝了起来,这可是他当时狠下心来用6生存点在小卖部里买的东西,原来打算买来提神,现在用来压惊。

说实话,刘君扶又觉得他们两个实在是愚不可及,苟活在这间寝室里,难不成是坏事吗?

明明外边没有救兵,到处都是见人就咬的行尸,缺食物少水,跟人间炼狱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从行尸出现的那一天到现在,除了一心等待救援,刘君扶完全没有想过离开这间寝室,试将一个“苟”字贯彻到底。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心里还是非常佩服张良计和庞阿奎,两个人都很有胆量,尤其是第一个冒着什么生命危险走出去的张良计。

为了从这间小小的宿舍走出去,居然可以那么不在乎生死。

刘君扶叹着气叉腰站着,环视四周一圈,看到这间寝室大体呈现为长方形,确实有点像一间小小的牢笼。

寝室里再次只有刘君扶孤身一人,他在宿舍里来回踱步,来来回回,看起来相当焦躁和犹豫。

过了一会儿。

“外边的行尸那么恐怖,直让我出冷汗,所以穿多点没有什么奇怪的。”刘君扶换了一件长大衣。

“众所周知,洗澡的时候涂点沐浴露很正常,虽然这沐浴露看起来相当……”刘君扶蹲下身子,鼓起勇气去那具不成人样的尸体,并且努力不让自己呕吐。

“待在寝室这么多天,也不知旷了多少节课,是时候出去受辅导员一顿训了。”刘君扶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勇敢过,他慢慢将门把手按下。

就算外边游荡着若干行尸,他也要走出去了。

在这行尸末世,想要继续活下去,他觉得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走出这间寝室,

小说《苟于亿万行尸之上》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