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年仅四岁半的冷菲翎正在寑殿玩的开心,却突然听见碧玉惊呼一声,“公主公主,不好了,听说太子被抓起来了。”

冷菲翎年龄虽小,却也知道被陷害的后果,想到自从母后去世后自己和皇兄相依为命,又想到前世种种,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为皇兄讨回公道。

皇上?

此刻她像抓到一颗救命稻草一般就踉踉跄跄往御书房跑去。

环境及其幽暗,御书房底下黑压压站了几排大臣,一个个低眉顺目,好像这样就能将自己给塞到地缝里一般。

当然威压还是来源于上位坐着的人,冷寒玄眼含凌厉,一一扫过下面人群。

“李贵妃禀告,太子德行有亏,欲下毒害齐王未遂,众位爱卿可都是听说过的,怎的如今一个个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他带着严肃的眼神说出这句话。

这太子自从皇后过世后就整天闷闷不乐,一副要死的样子,怎么可能下毒害人呢,冷寒玄心中自然知道,可是没有证据也不能直接释放无罪。

半晌......

只见他伸手指了指排在第一的人。

“那么就由李德来说,你是齐王的外公,还有平常李丞相对国家大事可关心的很呐!”

李德是丞相,手握重权,也是李贵妃的父亲,丞相位于百官之首,又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如今有了事情自然得第一个为皇帝分忧。

不过百官不是都知道这些年来李丞相支持的一直都是太子冷墨殇吗?

虽然李德女儿孕育了齐王,依齐王聪明伶俐,而他女儿又身处贵妃之位,齐王自是能担得了这个太子之位的,可李丞相却一直用心支持太子这么多年,众多大臣都看在心里。

这也正印证了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句话,只不过,冷寒玄看不看在心里可就不好说了。

毕竟谁都想让自己儿子当皇帝,而李贵妃又盛宠多年。

话到这里,李德顺水推舟,“事已至此,臣.....臣不敢为太子辩解,一切自有皇上定夺。”李德面表悲伤内心欢呼雀跃道。

他内心巴不得皇上废了太子呢,这样齐王才会有出头之日,只有明面上支撑太子才能在背地里将他狠狠打压。

“其余爱卿可还有意见?”众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认了李德之话。

这时......

一直沉默的陈宗正终于开口了,他上前一步,“启禀皇上,微臣认为此事还有待考量,不如查清楚真相再做定夺。”

李德内心暗骂一句老狐狸。

冷寒玄:还是陈宗正深得朕心。

没有搭理李德,他直接宣布,“朕也觉得陈宗正说的有道理,那么就先将太子关押,待查清事情真相再做定夺。”

“都退下。”

此话一出,大臣全都一步步倒退而去。

眼角所到之处,冷寒玄恍然看见李德眼里闪现的精光,不过他无甚在意,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水花来。

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德顺,“你赶紧派人去查。”

德顺手段果真高超,不过半天的功夫事情就有了眉目。

听到消息的冷菲翎一路小跑穿过御花园,现在终于站在御书房门口,怀着希冀,她只希望现在还来得及。

不顾门边守卫就要硬闯,“公主,这可使不得,皇上吩咐过,无诏不得入内,要不然伤了公主就不要怪奴才无礼了。”

说着随手招来两个太监就要将冷菲翎给轰走。

毕竟这公主一出生就被送到太子宫里,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皇上一面,自然不受宠。

好不容易赶走百官的冷寒玄想着终于可以清净一会儿,听到外面喧哗之声,他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最终还是将人给放了进来。

四目相对,小姑娘一下傻眼了......

眼睛瞪的大大的,足矣塞进一个核桃。

坐在龙椅上的人全身散发着戾气,但此刻她只有一个念想,就是要帮太子哥哥。

适才鼓起勇气,迈着小短腿从下面一步步向他面前靠,最后,直接拿出一双小手握住他的大手。

与此同时,小姑娘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但她......没有退路,心里却感叹一声,幸好没被甩开。

“父皇,皇兄并没有害齐王,一切都是贵妃指使,您要相信翎儿。”

管不了那么多,心一横,小丫头壮大胆子就说出这些话。

“哦!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疑问。

小姑娘很大胆,第一次见他就如此大胆,这让冷寒玄眼中闪过一丝兴趣。

此刻突然觉得把她放进来是为一个正确选择。

他这么说,小姑娘眼睛突然发亮,有戏了。

接下来一本正经的开始解答。

“父皇,皇兄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更何况要真是皇兄所为,他又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往齐王杯子上面投毒呢?”

她说完直接把抓着冷寒玄的手拿开,咻的一下藏到身后。

冷寒玄:“......”

你这~~看着面前离他越来越远的小姑娘,皱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想到德顺带来的消息,冷寒玄眼眸一冷,“摆驾程阳宫。”

边说边大步跨了出去。

“父皇,等等我。”独留冷菲翎在后面迈着小短腿奋力跟着。

这李贵妃自以为微服出巡时为他挡了一刀,就可以在这后宫为所欲为,简直放肆。

不过此事事关前朝,再加上李丞相在朝中势力不小,不到万不得已,这人万万不能动。

“皇上驾到。”随着一声低喝,冷寒玄大步跨进程阳宫。

李贵妃赶紧出来迎接,一举一动皆是小女人姿态,“臣妾给皇上请安。”

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冷寒玄开门见山,并没有多说废话,“贵妃,这给齐王下毒未遂之事到底是谁所为,你给朕说说清楚了,记住,朕不想听废话。”

声音可以说冷到了极点。

这形式,这种冰冷确实让李贵妃察觉出一丝不安,低头转转眼睛,她道,“此事不是太子所为吗?我宫里夏如亲眼看到,太子指使小马子给齐王在御书房下的毒。”

“呵!你少给朕打马虎眼,德顺,把人带上来。”

面对她,冷寒玄这时好似每一句话中都带有不屑。

夏如?小马子?

看着面前的夏如,李贵妃内心已经慌了,有些口不择言,一下子瘫倒在地,此刻只感觉全身都已酸软。

她不想狡辩,既然他来了,那么就一定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和证据,于是~~

李贵妃瘫在地上不断哀怯,“皇上,是臣妾做的,不过,天下父母心,臣妾也全是为了儿子着想,求皇上看在昔日情分网开一面,臣妾必定闭门思过,决心悔改。”

她说的声泪俱下,可在冷寒玄眼里却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