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华夏,

魔都音乐学院,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

“快看,这不是那个以全系第一的音乐成绩考进学院的江离嘛?”

“他竟然还有脸来学校啊!”

“全系第一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成了一个废物。”

“哎,好端端的怎么嗓音突然就废了呢。”

“哼,就因为他,今年我们声乐系成了全院的一个笑柄。”

“真不明白他怎么还有脸来学校,要是我早就找个地缝钻起来不敢见人了。”

面对周围人们的嘲讽,江离面无表情。

他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嘲讽,谩骂而有什么情绪波动。

走在路上,

江离用意念对系统说道。

“系统,你说过的,只要我坚持一年不唱歌,那么我就会激活天籁之音。”

下一刻,

一道磁性的声音在江离的耳边响起。

“是的,宿主。”

江离提醒道,

“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嗯。”

对,江离是一个穿越者。

一次意外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并且穿越到了年仅18岁,正在艺考现场的江离身上。

跟着江离穿越的,还有一个系统。

江离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与他原来的世界高度重合。

唯一不同的是,

原来世界的音乐,电影,钢琴曲,诗词...

这个世界统统都没有!

穿越当天,江离便在系统的帮助下,凭借一首原创歌曲《怒放的生命》拿下了魔都音乐学院艺考的第一名。

可是,

就在江离以为,属于他的时代即将来临的那一刻。

系统却泼了江离一盆冷水。

“检测到宿主声带条件严重损伤,如果就这样唱下去。不出一年,宿主将会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可把江离吓了一跳。

要是不能唱歌了,那我穿越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好在,系统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让江离保持一年不唱歌,一年之后,系统便能让江离恢复声带,并且拥有天籁之音。

最终,

江离答应了这个条件。

他,一年都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唱歌。

所有人都以为,他的嗓子坏了,并且从此再也不能唱歌。

从那一天以后,

江离成为了整个魔都音乐学院的笑柄。

当初那些看好他的导师,也渐渐对江离失望。

听到周围人的嘲讽、谩骂,江离无动于衷。

他缓缓走向一间练歌房。

今天,

是期末考试的日子。

...

此刻,练歌房里站着几十位年轻,充满活力的男男女女。

这些人,

都是06级声乐一班的学生。

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他开口问道,

“都来齐了嘛。”

全场沉默不语。

孙嘉华微微皱眉,他重复问道,

“都来齐了吗?”

这时,一个女生站出来,她紧张道,

“孙老师,江离他...他还没来。”

孙嘉华微微一怔,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惋惜。

还记得,

一年前艺考复试的时候,是他第一个站出来给江离满分,并且夸赞江离是十年难得一遇的音乐天才。

然而,

自从那首《怒放的生命》之后,孙嘉华便再也没有听过江离唱歌。

有传言江离的声带损坏,有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唱歌了。

一想到江离,

孙嘉华的眼中只有深深的惋惜。

“再等等他吧。”

说完孙嘉华便离开了练歌房。

孙嘉华离开练歌房后,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嘈杂声。

一个男生直接嘲讽道,

“江离他现在就是一个废物,他根本就唱不了歌。”

“真不明白孙老师竟然还会想要等这个废物来参加考试。”

“要我说,我们这个考试就该早点开始。根本就没必要为了这个废物浪费我们的时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按照学院的规定,如果一年内两次期末考试都没有过的学生是会被...”

“开除!”

“真的吗,我记得上一次期末考试,江离就因为不能发出声音,被老师打了零分。”

“如果说这一次他再没有通过考试,他就真的要被开除了。”

“哼!这种废物早就该开除了,学院让他多混了一个学期,已经是便宜他了。”

“林彤,你这个前男友就要被开除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话音刚落,同学们纷纷看向一个打扮暴露的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叫林彤,是声乐系的系花。

林彤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她冷冷的说道,

“我早就和这个废物分手了,我和他没关系。”

这句话一出,全场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声。

大家都在嘲讽江离,仿佛嘲讽江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突然,

一个长相清冷的绝美女孩站了出来,她冷冷的盯着林彤,

“你这样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此女名叫王矜雪,是魔都音乐学院的校花。

见王矜雪教训自己,林彤脸色阴沉。

你越是替江离说话,那我就越要嘲讽他。

于是,

林彤呵呵一笑,她反问道,

“难不成校花看好江离不成?”

王矜雪沉默不语。

林彤讥讽道,

“江离他就是一个废物,我当初也真是看瞎了眼,竟然会和他在一起。”

“而且,最让我觉得可笑的是,江离还跟我说他的声带只是暂时出了问题,很快就能好。”

“我被他这个谎言骗了整整半年。”

王矜雪皱眉道,

“是你把江离声带受伤这件事传出去的?”

林彤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是我还能是谁,这个废物永远都想不到,他最信任的人会把他的秘密传出去。”

王矜雪脸上布满寒霜,

“你这样太过分了。”

林彤抱着胳膊,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

“怎么?校花开始同情这个废物了,还是说你喜欢这个废物?”

下一刻,

全场再次爆发一阵阵嘲笑声。

这时候,

一道冷冽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只见一个长相帅气,但面无表情的男子站在门口。

此人不是江离还是谁?

林彤的笑容僵住,她震惊道,

“江离,你竟然来了。”

江离平静的说道,

“要不是我迟到,恐怕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婊的啊。林彤。”

林彤脸色难看,

“江离,你什么意思。”

“婊子。”

“你,你再说一次!”

“婊子。”

林彤脸色难看,她冷哼道,

“江离,你就是一个废物。”

“废物?”

江离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你确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