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婳儿,我苦命的孩子,那没良心的章家还是要退婚了!”

当娘亲垂泪过来告知噩耗的时候,东里婳正在木工房内专注地雕琢着一颗核桃。她雕刻的是一樽弥勒佛,她的娘刘氏闯进来,差点令她的手下一抖,笑眼变成哭眼。

刘氏冲过来抱住女儿大哭,东里婳似是云里雾里,手里还抓着刻刀,见状使了眼色让贴身侍女雾桃给她拿走刻刀,然后由着母亲抱着她哭了一场。好半晌,她才听明白前因后果。

她被指腹为婚的未婚夫退婚了。理由是她貌丑,不配当状元之妻。

东里婳听明白了,不仅不哭,反而笑着轻声安慰道:“娘,没事儿。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了,大不必为此哭。”

刘氏身后跟着丫鬟们都同情地看着自家的大小姐。

她们的大小姐性情爽直,乐善好施,活菩萨一样的人儿,只可惜打娘胎带出来一个胎记,朱砂似的长在眼角下方,占了小半边脸,平白将一个美人儿毁成了无盐女。

若是别家的小姐恐怕就嫁不出去了,还好在老爷夫人在小姐还未出生前就指腹为婚了,许的是老爷的至交之子章良。刘氏一直很为老爷与自己的先见之明高兴。

不料八年前,章家老爷不幸因病身亡,章家家道中落,东里家祖上几代当官,还曾出过一个宰相,世代书香门第,家底殷实,东里老爷虽是个闲散员外,但他靠着收租与家底,就成了通州三大族之一。东里老爷照顾姻亲,将章家孤儿寡母接来家中照顾。

章良从小有神童之名,三岁能诗,五岁出口成章,在东里家寒窗苦读,只等考取功名光宗耀祖,迎娶指腹为婚的东里大小姐。

只是虽然东里婳与章良同住一宅,却因男女有别从未见面。东里婳十五了,东里家一直催促二人成婚,章良原也动了心思。因着东里的大小姐在通州府素有活菩萨之名,因她乐善好施,常常接济穷苦之家,并且还说服爹爹广开学院,无偿让贫困无法上书院的子弟读书习字。因此东里家的名声在通州是极好的。

章良虽未曾见过未婚妻子,但常常听人夸赞于她。既是自己未来的妻子,他心有荣焉。因此他准备答应东里老爷先成家后立业时,母亲却极力反对,一再要他先金榜登科再做打算。章良问及原因,母亲却语焉不详,支支吾吾。

章良心生疑窦,便于一次夜宴中,借着酒劲提出要见未婚妻子的一面,东里老爷犹豫再三,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那天夜宴,章良头回见到了东里婳。他见过了东里婳的容貌,当场失言说了一个“丑”字。

章良之后再三道歉,表示自己绝无轻视大小姐之意。可刘氏自那后一直郁郁于心,就怕章良因女儿的容貌悔婚。于是催婚催得更加急了,恰逢章良的祖母去世,章良说与祖母情深意厚,执意为她守孝三年,于是东里婳一等就是三年,都成了十八岁的老姑娘了,章良守孝过后又要上帝都赴考。好不容易中了状元显耀归来,刘氏就催促着他们马上成亲,然而章家支吾其辞,拖了半年,竟还以东里婳貌丑不堪为状元妻为由,退亲了。

东里老爷气得捶胸顿足,刘氏哭晕了一场,又跑来找女儿哭诉。

按理东里婳应是哭得最大声的那个,可她不仅没哭,反而淡然得像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娘,您莫哭了,这不是预料之中的事么?男子重色,自是肤浅。”

“娶妻当娶贤!难道那白眼狼读了那么多的圣贤书,连这点道理也不懂吗?”刘氏吸了吸鼻子,由女儿扶着坐下。

“哈哈,我可不是什么贤妻,他也算有先见之明。”东里婳去一旁净了手,又引了母亲去外间坐,为她亲手倒了一杯煮好的茶。

刘氏急得直捶胸,“婳儿!这可是你的终生大事,你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你被那白眼狼拖了几年,拖成了老姑娘了,现在他不娶你,其他的好人家也不能娶你了!”她都快急死了,可是女儿却还这么平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东里婳笑笑,执了娘亲的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想急也急不来,娘您别太担心了,我这张脸嫁到别人家,也是看别人脸色,还不如留在家里一个人自在。”

“你说的是什么话!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每个姑娘都必须嫁人,有个归宿!”刘氏听女儿是这样的态度,她就更要晕倒了。

东里婳却真没什么想法,因为她根本就不是这世界的人。

准确来说,这里是一本书的世界。她穿进了一本书里,并且还是穿在东里婳四岁的时候,她已经在这本书里生活了十六年了。

但这是一本她当女主角的故事也就罢了,可是不仅不是,苦逼的是她连配角也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个有名字的甲乙丙丁。更苦逼的是,这还是一部男频的小说。

这本书讲的是一代帝国的兴亡与覆灭,主角是这个穆王朝的皇帝成武帝。而他们东里家,不过是这本书的开篇而已。而“东里婳”被退婚的事,更像是一个引子。

这事儿将引出一个配角——

“那没良心的白眼狼章良,不仅与你退婚,还厚颜无耻要娶你妹妹,我要是在场,非得要打他两大耳刮子!这不要脸的东西!”刘氏怒气冲冲。

是了,这个配角就是东里婳的妹妹东里嫣。她与她这个无盐姐姐不同,她是通州第一美人,拥有倾城之色,早已艳名远传,甚至已传进了帝都皇宫。过不了几日,她就要被传召进宫,成为成武帝的众多嫔妃之一。男频里没有女主角,成武帝后宫三千,全都不过是男人的点缀,还有就是皇子生母的身份。东里嫣虽为通州第一美人,进宫后也得宠过一段时间,然而很快被新人代替,她生了一个皇子,过了不久就不知什么原因,死在了深宫里。作者写得隐晦,意思是她宫斗失败被人弄死了。作者本来就着重的不是她,而是她生下的皇子。这个皇子在之后的夺龙之争中有很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