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001 包机,给妻子买汉堡

大家好,我叫陈任,是GL七星区第八中学的一名高三的学生,性别男,爱好女,喜欢电脑和游戏,不喜欢化学课和元素周期表。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钻石王老五陈任穿越回到了2000年。

这一年,他高三在读。

当然,这些也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陈任真不想重生啊!

可上帝却跟他开了个玩笑。

重生前。

陈任正和老婆秦烟在克里米亚的度假胜地阿卢什塔度假。

夫妻二人在海滩美美地享受日光浴,阳光并不毒辣,可陈任还是怕妻子秦烟那如同牛奶洗过一般白皙的皮肤被紫外线灼伤,半个小时前,陈任才帮身着比基尼的妻子秦烟全身上下擦过防晒油,这才多久功夫,“宝宝,趴下。我再给你擦一道防晒油。”

“老公,不要了吧!你刚刚才擦过这才多久啊!防晒霜不要钱吗?”妻子秦烟虽是抱怨,可她那双硕大的桃花眼,却眯成了一条线。试问,那个女人被老公宠成女孩,能不开心。她嘴上抱怨,可还是很听话的趴下。

对老婆秦烟,宠妻狂魔陈任是不想让她受委屈,哪怕是一点点。

“乖,听话。你老公我不差钱。”

“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钱没有你重要!”

听着,陈任这情话,妻子秦烟一下子融化在陈任怀里,他清晰地感受到妻子秦烟体温在上升,两人又是一顿法式湿吻。

对妻子,陈任是很用心,就算是擦防晒油这种小事,都认真专注,生怕错过那个细节。

妻子秦烟很享受陈任这轻柔地手法,再美也没有了,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帮妻子秦烟擦拭完防晒油,陈任一个大男人,那里用的着防晒油这种东西啊!可妻子秦烟却死活不同意陈任不擦防晒油,嚷嚷着说,“不擦防晒油,今晚睡沙发。”

作为宠妻狂魔陈任唯有妥协。

和陈任一样用心,擦完防晒油之后,两人眯了一小会,妻子秦烟貌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对着陈任说,“老公,此情此景,要是可以配上麦当劳的汉堡和炸鸡,一人一瓶啤酒,那该多好啊!”

陈任的妻子秦烟,其实,很好养。

法国鹅肝、鱼子酱、牛排,这些女孩子都很喜欢的浪漫的东西,她都不喜,但凡陈任带她去,每次回来都要数落陈任好久。说陈任乱花钱。

可她却对麦当劳的汉堡和炸鸡情有独钟,爱不释手。让不少女人羡慕嫉妒恨的是,吃这些油炸食品,不管怎么吃,她就是不会长圆。你说气人不气人。

“你真的想吃?”陈任问道。

“嗯。可惜克里米亚没有麦当劳。”秦烟用略带遗憾的语气道。由于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遭到西方国家的制裁,西方国家的公司禁止在该地投资,因此克里米亚没有麦当劳。

“谁说没有。这个可以有。”秦烟是个欲望很低的女人,如此主动地期待一件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这个真没有。我查过了距离我们最近的麦当劳餐厅是377公里到俄罗斯西南部城市克拉斯诺达尔。所以,没法了,愿望落空。”妻子秦烟用略带遗憾的语调说道,说遗憾其实也不算是,对她来说,能和陈任在一起,就算每天就喝水,她也很满足的。

“我的老婆大人,我说过,你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摘给你。别说就是麦当劳招牌套餐和啤酒了。”说着,陈任立马穿衣服,立即行动。

妻子秦烟愣住了,“你这是干嘛?”

“给你买汉堡。”

“你疯了。”

“不,我没疯。”

陈任是个言出必行的人,特别是对他老婆所说。

当即,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花2000英镑租下一架私人直升机,飞了2个小时到有麦当劳分店的最近城市,即位在377公里外的俄罗斯西南部城市克拉斯诺达尔,在当地的麦当劳花了49英镑买了麦当劳招牌套餐后,又买了一抽啤酒,又搭机回克里米亚。

陈任这种行为,也是让直升机司机惊讶掉下巴,通常承租直升机的人都是去游览机上风光或是拜访友人,搭直升机只为吃麦当劳,还真是前所未见。

妻子秦烟正等着陈任拿麦当劳套餐和啤酒回去,可在飞机上,直升飞机受到了气流冲击,晃的厉害,陈任被眩晕了,最终,晕倒。

当陈任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18岁那年。

可他真不想重生啊!

陈任能力本身就很强,他是大学老师,某点白金大神年薪千万,金牌编剧,股票大拿无数人削尖脑袋就为得到他推荐的一支股票,19年出手了他全部的比特币狠赚了10个亿,再者有这20年的先知在,达到前世辉煌,甚至超越,或者说,顺带去当个首富,当个神豪什么的,但凡是他想,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可这些,都不是陈任想要的!

他只知道,妻子秦烟正在等着他的麦当劳汉堡、炸鸡和啤酒!

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

想到妻子秦烟,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还傻傻地等着自己,却等不到,陈任的心一阵刺痛。

可恶,该死的上帝,给了他这么一个恶作剧。

重生?

我需要重生吗?

我有完美的人生,我干嘛还要重生?

去TMD重生,老子不需要。

然而, 重生却发生了,陈任无法抗拒。

看着大街上,各路音响店所放映的风靡大陆《蓝色生死恋》,看着乔妹那满脸胶原蛋白,看着她那能打的颜值,还有哭着稀里哗啦的男男女女……

看着各路街机大行其道,染着五颜六色头发,挂着铁链子的小屁孩,在对着街机拳打脚踢,玩着拳王98,那兴奋劲。

再看着,宿舍那漏水的卫生间,上个厕所还要打伞,还有宿舍 那股熟悉的鞋臭味……

陈任知道自己重生了,且回不去了,“可我的秦烟!”秦烟已然成为了陈任生活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套用一句很俗气的话来说,用秦烟的地,才是陈任的家。

秦烟,是个完美的人妻。

颜值能打,跟她比起来,当今一线当红花旦,也不过如此。

当然,这不是重点。

持家有道,贴心,父母眼中好儿媳的典范,别人眼里的好妻子,陈任听过最多的一句话,“你看看人家陈任的老婆。”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秦烟和陈任是患难与共的夫妻,在陈任一穷二白的时候,在追求者排到黄浦江还要多的时候,秦烟不顾家里反对,摒弃她那一个连的追求者,最终,选择了陈任。

在陈任,大专毕业出来,一穷二白,干啥啥不会,做啥啥没有,再到陈任自学专升本,本科之后,再考研究生,研究生之后,再留校,考了一个博士,最终,成为大学老师这7年时间里。

在陈任最难的时候,秦烟始终都在。

在全世界的人,都认为陈任是烂泥,扶不上墙那种,是猪猡,没用的废物的时候,兄弟见面板着脸,生怕借钱,亲戚见面都忍不住吐口水,秦烟始终站在陈任这边。

秦烟很优秀,套用秦烟表姐在陈任落魄那几年,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秦烟,看上陈任,你眼睛真的是瞎了。你的追求者那个不比陈任优秀一万倍?”

多数时候,陈任也会问秦烟,“我这么没出息,要不我们分手吧!我不想耽误你。”

陈任清晰地记得,秦烟当即哭了,“小陈,你是不要我了吗?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你, 因为,我不在乎。我只知道你不能离开我,不能。还有你不是废物,他们才是。”

妻子秦烟爱陈任是爱到骨子里面去那种。

能和秦烟结缘,得益于先前,刚毕业出来工作的两人同在一家公司。

大专毕业后,陈任去一家公司做过销售,属于底层员工,凑巧,秦烟也在这家公司上班。

不一样的是,秦烟符旦毕业,属于高才生,一进公司,则是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

能产生交集,源于微信。

陈任喜欢看小说,是老书虫了。

没事喜欢,在微信朋友圈发说说。

陈任这人也讲究,就算是发说说,也带着文青病。

他的说说,类似这种——白天吃是为了身体,半夜是为了灵魂;

这种——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还有这种——其实,你我都改变不了什么,萍水相逢,缘起缘灭;

……

一般陈任发文,他朋友都会评论说,“又发骚了。得治。”

反倒是秦烟默默地点赞。

这段时间持续了有2个月,陈任和秦烟有交集是在一条‘把伤痕当酒窝’说说之后,秦烟秒赞,且评论说,‘你也喜欢许嵩’。

‘嗯。还行,一般般。’陈任其实喜欢的许嵩喜欢的要死,房间里都是许嵩的海报,可还是很装逼地评论。

这没啥?

真的让陈任这狼找到突破口的是秦烟,在这之后,发的一条说说,“大晚上的,好饿啊!试试忍忍能过去吗?”

秦烟作为万年潜水党,很少发朋友圈,可暗中窥伺她的人,不在少数,这不,一条说说下去,全公司认识不认识上百号人给她点赞。

陈任也点赞了。

然而,他比其他那些有贼心没贼胆的牲口,更大胆一些。

那会支付宝还没花呗,微信也没微粒贷,而陈任口袋只剩下38块钱,但他却做出了这辈子最最大胆地举动,编辑了一条【吃宵夜】的信息,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发了出去。

发出去的时候,陈任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到了喉咙,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生怕窒息,石沉大海。

然而,秦烟却秒回【太晚了,不吃了吧!】

陈任不由分说【在那里?】

秦烟【宿舍】

陈任【我打给你,你下来拿】

秦烟【这怎么好?不用了吧!】

陈任【十分钟】

……

陈任几乎是没给秦烟拒绝的机会。

紧随其后,陈任花掉了这辈子最值得的12块钱,浪费了这辈子最值得的31分钟。早已经躺下休息的他,嗖地一下起来,到宿舍旁边夜宵摊,插队花了8块钱买了份炒粉,然后,再到隔壁麻辣烫要了份4块钱的麻辣烫,花了15分钟。

到秦烟宿舍,本该是20分钟的车程,陈任愣是12分钟搞定,一路就只拧油门,刹车,刹车是什么?红绿灯有吗?

自然,他少不了被人骂说,“赶着去投胎啊!”

也是这会,陈任才感觉到自己有成为车神的潜质。

人还没到秦烟楼下,陈任就发信息【下来,我到了。】

一边开车,一边看微信,陈任生怕秦烟不下来,为此,陈任也经历了本世纪最难熬的3分钟,以为说没戏了,想想也是,人家可是在天上的女神,而自己却是穷到口袋50块钱都没到的穷逼,然而,爱在转角。

小龟车转90°弯,横向飘逸,陈任看到了穿着粉丝睡衣,披头散发的秦烟,刚洗过头,她头发还散发着清扬洗发水的清香柠檬味,见着陈任,秦烟大大地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颊是她那标志性的梨涡,陈任瞬间被融化了,紧张地到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自己后脑勺,装着自己没紧张,用吊吊的语气说,“诺,给。”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妙不可言!

这次之后,点到了,约饭逛街,一切水到渠成。

自然而然。

在一起之后,秦烟也曾问过陈任,“陈任,你追求我都没什么难度?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廉价了,几条说说1碗炒粉就被你勾搭上了。”

每次想到,陈任都觉得甜甜的。

然而,越是这样子,陈任就越是想念秦烟。

没了他,秦烟怎么办?

陈任穿越了,这是既定的事实,他无法更改。

可就算重来一次,很多事情,陈任也还无法确定,可陈任知道讨秦烟做老婆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如果无法做到,陈任重来这一遭,就不存在任何意义。

然而,陈任遭遇到的问题是!

——

作者有话说:

是我,我又来了,要是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成看的话,那么烦请先放在书架,且给个好评,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