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娘,您出来了,我给您煮了粥和鸡蛋。”大儿媳妇方荷顶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正吃力的收着一家子的衣裳,见到婆婆从屋里出来,消瘦憔悴的面庞赶紧挂起几分讨好的笑容走过去:“您现在要吃吗?”

方荷的脚边跟着三岁的女儿卫菱儿,相较对方氏,卫菱儿更瘦,许是营养不良,小身子娇小的很,衬的眼睛特别大,能清晰的看到眼里对她祖母的害怕。

满星没吃早饭,这会都过了午饭的时间确实饿了,脚步有些虚,莫名其妙穿过来的心理还没调整过来,看了这对母女一眼没搭理,照着脑海里的记忆,虚步朝着后院自留地的茅坑走去,上了茅坑,熟练的解开裤绳方便,上完看到旁边放着的用来替代厕纸的竹片时,咬牙,闭眼,拿过竹片开始刨双股间不可描述的位置,泪流满面。

她何德何能,从一个风华正茂积极向上的小白领,在一次团建喝醉了酒后,一醒来就变成了35岁死了丈夫的寡妇,还有三个儿子,最大的那个都已经20了。

天知道她满星连男人都没有尝过啊。

刨好后直接将竹片丢在一旁的木桶里,那里已经有好几十根了,系好裤绳,看着这一桶用过的竹片,原主脑海的记忆中,这些竹片是直接清洗一下晒干再来用的,满星脖子机械似的转到另一堆干净的竹片上。

苍天啊,这种东西还能回收利用?

回了院子,方荷母女俩人拘谨的在原地站着,见她过来,方氏嚅嚅的又提了一次道:“娘,我给您煮了粥。”

满星还沉浸在竹片的打击中,抬头见到母女俩怯懦的模样,开始头疼,原主的记忆里对这个大儿媳妇和大孙女坏得很,脏活累活都让方氏做不说,还嫌弃她生了个女娃,饭都不让吃个温饱。她现在还心神未定,没搭理进了屋,在木床上躺下,如果不是人的三急,她连动都不想动。谁能想到她醉酒醒来竟会穿成了农家寡妇。

“阿荷,娘呢?”屋外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

“娘从早上到现在,一天没吃东西了,我也不知道娘......”

‘碰——’的一声,屋门推开,满星冷冷地瞥了眼进来的男人,这是原身的大儿子卫承宽,大儿子身量颇高,常年劳作让他的身形显壮,皮肤黝黑,此时他一脸担心的走了进来,蹲跪到床边看着母亲,关心的问道:“娘,您怎么了,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吗?”

真正的她也就比这个男人大了几岁而已,这一声娘喊得满星心里那个复杂,侧过身躺着,无法面对。

“娘,您这是怎么了?”大越向来以孝道治天下,看到亲娘病恹恹又满脸冷淡模样,卫承宽心急起来,忍不住怨恼跟进来的妻子:“娘一天没吃东西了,你这个儿媳妇怎么当的?”

“我,我煮了粥。”方荷嚅嚅的道:“娘不要吃。”

“娘不要吃,你不会煮别的吗?”卫承宽恼极,他娶妻就是为了让妻子来孝顺娘的。

“我不知道娘喜欢吃什么?”方荷自始至终都是嚅嚅的模样。

——

作者有话说:

开坑了,大家赶紧过来蹲坑,坑口有保障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