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从黑暗之中醒来的瞬间,苏棠只觉得全身僵硬。

她努力想尝试移动自己的身体,但肌肉酸痛与疲惫一时无法缓解。

全身的不适感,让她忍耐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这时,一个拔高调门的女声,在她耳边炸响。

“醒了,醒了,棠棠醒了!”

紧接着,她就听到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往自己这个方向聚过来。

她缓缓张开眼睛,在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却愣住了。

这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屋子,天花板已经斑驳,露出了木条的龙骨,还有阴雨天漏水留下的斑斑霉迹。

一根黑的油亮的电线,悬着个布满污迹的灯泡,电线上停着一整溜苍蝇,看着令人作呕。

身下是一张硬板床,她只是小小的移动一下,就听到床铺在吱呀作响。

周围围拢过来的人们,都是一副怪异的打扮,男人绿军装,女人蓝工装,看上去……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打扮。

这是哪儿?

苏棠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记忆还停留在醒来之前。

在西南边陲阴雨绵绵的群山里,她带着刑侦队的战友们扑向了蹲守多时的犯罪团伙。

因为情报有误,他们火力与人数都远逊于敌人,却依旧无畏的冲上去。

那是一场惨烈的搏斗,苏棠身受两处枪伤,数处刀口,却在团伙头目突然拉响手榴弹后,为了保护身边的战友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团伙头目扑下悬崖。

在那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之后,她也再没有了意识。

她不是应该粉身碎骨了吗?

就算侥幸存活,难道不应该呆在医院里吗?

就就算是被当地的村民们救了,现在哪有住这样破屋子,穿这么老气的村民啊?当精准扶贫都是随口说说吗?

别看不能动,身为优秀女刑警的苏棠,却开动了她智慧的小脑瓜。

凭借她在那个网络爆炸的年代极为丰富的生活阅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重生……还穿越了吧?

这时,尖锐的疼痛袭来,就像有人拿钻头在她脑袋上钻了一个洞,还拼命往里塞东西。

眼睛一片雾气弥漫,很快就出现了副副画面,是一个小女孩的出生、成长,她的家庭和生活。

疼痛愈发强烈,让她无法承受,在再度昏迷过去之前,她突然明白了,这些画面,是记忆,属于她这个身体,原本的记忆!

苏棠再次醒来,是在第二天的上午。

阳光顺着低矮旧屋的窗子,正好射到床上,让她身体觉得有点暖意,但心底还是拔凉拔凉的啊……

她穿越到的这个身体,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也叫苏棠,如今这个年代,正是华国的七十年代中期。

作为从那个发达的时代回转的人,对于那段历史心知肚明。

这是一个正在酝酿着变革的时代,目前物质与精神的极度贫乏,在不远的未来,都将催化出一股喷涌的力量,推动着一个伟大的国度,经历辉煌的蜕变。

可,眼下最可怕的,不是环境、不是时代,而是苏棠穿越这个身体本身。

这个苏棠,出生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小县城——海山县。

父母都是八辈贫农,根正苗红,当过兵,回乡后被分配在派出所做片警,就在他们住的这条芝麻小街,母亲在小街居委会工作,还有两个当兵的哥哥。

这姑娘从小到大就是爹疼娘爱哥哥们宠,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好好一孩子养成了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二傻子。

高中没念完就辍学,在家里胡吃海塞,把自己吃成了一个200来斤的胖子,而且大约还把脑子给吃坏了?

看她成天在家闲得无所事事,苏父就百般托关系,让她在县公安局食堂里当个临时工,可她一去就看上了刚刚从京城调来这里的年轻副局长谭旸,身边还有所谓好朋友一阵挑唆。

她就花式追爱,给人添了无数麻烦。把谭旸惹急了,直接在食堂就餐时,当众拒绝了她。

可这个姑娘,居然一头撞了墙……

苏棠觉得,就这姐们儿这智商和情商,还好意思撞墙?

她就不想想,她死了,让她父母可怎么办?

她叹了口气,缓缓的撑起硕大的身躯。

“棠棠,你终于醒了~”

苏棠的母亲胡雪花看到她起身,忙兴高采烈的过来,手上还端着一大碗汤面,飘散着鸡汤的香气。

“妈给你炖了鸡汤,我的宝贝闺女,你怎么受这个罪哟~”

苏棠默默吐槽,原主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跟这位母亲的娇生惯养关系很大啊。

此时,外头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苏师傅在家吗?”

胡雪花眉头一皱。

“他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