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罗忠,赐法号:慧能,分配至罗汉院。”

“谢谢师兄。”

一名脑袋瓦亮的年轻和尚躬身上前,从一名皮肤松弛的老和尚中接过一杆细小竹签,面露欣喜。

“艾奇亿,赐法号:慧缘,分配菩提院。”

“谢谢师兄。”

又一名年轻和尚上前,接过竹签,眼中却充满遗憾。

“林凡,赐法……”

金碧辉煌的佛殿中。

宝相庄严的佛像前。

林凡一脸呆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一切,思绪飘荡。

一个月了,他从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

从最开始惊恐自己被车撞的错愕……

到感觉自己还活着的欣喜……

再到不相信居然会穿越成和尚的悲愤……

又到逃离七次,次次都被抓回来的绝望……

直至最后昨日检测时,发现没有修炼天赋的麻木……

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短短一个月,林凡感觉仿佛经历了十年似的。

“林凡?”

“林凡?!”

见无人应答,老和尚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喜。

干了这么多年分配新弟子的任务,这还是他首次见有人在如此重要时刻走神。

“喂,师兄在叫你呢。”一旁的人轻轻地推了推。

“啊?”林凡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现实。

“谁是林凡!”

听的出,老和尚心里压着一股火。

林凡心里“咯噔”一声,暗叹不妙,但还是硬着头皮躬身走上前:“师兄,我是林凡。”

“哦……就是你?”老和尚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

这人他听有些师弟谈论过,听说很不本分,暗中翻墙逃了好几次,可无一例外都被罗汉堂的武僧给抓了回来。

老和尚面无表情从身前竹篓中抽出一根细小竹签,递到林凡跟前,声音大若洪钟的说道:“林凡,赐法号:慧凡,分配杂役院。”

“杂役院?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之前从未听寺中师兄说起过?”

“嘘……小声点,杂役院就是负责每日清扫寺庙各处的院子,据说里面每一位师兄都是因为不能修行,毫无资质天赋才被分配去的。”

“啊?那不就相当于被弃之不顾了么。”

“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弃之不顾?幸亏咱们入的是佛门,你换个其他宗门试试,没有天赋那就相当于是废物,要么为奴为仆,要么驱赶出去,还让你留下来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是啊,金刚寺乃佛门名庙,这里的师兄每个都慈悲为怀,说话又好听,咱们也该知足了。”

小和尚们议论纷纷。

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话被林凡听去后,会不会被记恨上。

毕竟,一个分配到杂役院的弟子,记恨上又如何?

“杂役院么……”

看着手中竹签上的三个撰文,林凡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老和尚毕竟是出家人,心怀慈悲,看着林凡眼中闪过的落寞,心里那股火瞬间也就散了。

“唉……”叹息一声后。

老和尚冲着林凡挥了挥手:“行了,下去吧。”

“谢谢师兄。”

林凡轻咬着嘴唇,用力紧握着竹签,道谢后,躬身默默退回了原来的蒲团。

但不知是不是错觉。

往日相处和睦的师兄弟们,此刻似乎都对他避之不及。

刚才好心推了自己一把的那名小和尚,更是拾掇起蒲团往旁边挪了挪,好似躲避瘟神一般。

很快。

弟子分配便接近尾声。

大家纷纷在各院院首的带领下,各奔东西。

…………

金刚寺很大。

足足占据一座大山。

从山脚下的寺门,延绵至山顶后峰,一条石阶,传闻整整铺了十万零八块石板。

林凡神色恍惚的跟在杂役院院首身后,一路穿过戒律院、班若堂、藏经阁,最终停在一处偏僻的小院门前。

年迈的院首转身过来,微笑着说道:“虽然你被分到了杂役院,但切记,佛门修得是心性,未来会如何谁也不知道,说不准哪日你就一朝顿悟了呢?所以,切勿自暴自弃,只要秉持心性,每日坚持研读经书,总会……”

院首一通循循教导。

紧接着,沉吟了片刻说道:“前些日一直负责打扫锁妖塔的念心师弟不幸病故,那你就继承他的衣钵,每日负责锁妖塔周围的打扫吧。”

“对了,这是房屋钥匙,换洗衣物、基础经书都已备好,你安心待下便是。”

“是,院首。”慧凡微微躬身。

“恩。”院首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身离去。

待身影渐远……

林凡这才起身推开院门,走进院落。

可前脚刚踏进,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逼仄、满目疮痍、上漏下湿、破旧不堪的茅草屋。

林凡一脸惊愕,但转眼就释然了。

想想也是,他区区一个扫地僧人,要那么好的生活环境作甚,能待即可。

“算了,还是先去锁妖塔看看吧,也不知道今天的落叶多不多……”

林凡摇摇头后,拿起院落中的扫帚,锁上房屋,转身便顺着石阶往锁妖塔走去。

锁妖塔位于金刚寺后山。

里面关押的,皆是寺中高僧抓来的魔人、妖人、十恶不赦之辈!

因为阴气、怨气过重,不利修行。

所以除了杂役院的扫地僧人外,平日里很少会有寺中僧人到此。

“你就是接替念心的师弟?”林凡刚刚踏入锁妖塔地界,一名手持木棍的武僧便突然出现在林凡跟前。

林凡不敢怠慢,赶紧说道:“是的,师兄。”

“叫什么?”

“慧凡……”

“慧字辈?”

武僧沉吟一会儿:‘罢了,既然是杂役院院首安排的,那你就跟我来吧。’

这名武僧,乃是罗汉堂一位“念”字辈师兄。

别看面容严肃无比,说话也冷冷冰冰,但实打实却是个毫无心眼的话痨。

一路上对于林凡的各种疑惑,几乎是问什么答什么。

痛快的不像话。

“行了,再往前走上一阵就到了,你去吧。”

“对了,若遇到什么事情大声喊叫即可,我就在附近。”

“谢谢师兄。”

林凡双手合十,微躬着身子感谢道。

可当再抬起头来时,那名师兄却已经消失不见,就好似从没出现过一般。

如此神鬼莫测的手段,不能修炼的林凡只能是眼含羡慕。

幽幽叹了口气后。

林凡顺着石阶又走了片刻,总算到了锁妖塔前。

望着眼前这座直插天际,塔身贴满各种佛门符咒却依旧阴气森森的高塔。

林凡整个人都看呆了。

“不会突然有什么妖魔从里面逃出来吧?”

林凡浑身颤了颤,可旋即又摇了摇头:“算了算了,想那么多作甚,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我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扫地僧罢了。”

“我还是扫好自己的地吧。”

就在林凡活动一番手腕,准备正式开工之际。

忽然,耳畔传来一声清脆的叮咛。

“叮,发现符合条件之人,神级签到系统正在绑定中…………”

——

作者有话说:

希望这本书能被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