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苏城郊区一处荒无人烟的山上,下半身早已瘫痪的阮绵绵被人像是死狗一样被人拖在地上走。

感受不到痛楚。

男人把她拖到了悬崖边上扔下,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扔到了阮绵绵的耳边。

“嘟——”电话通了。

手机里传来一道嘶哑古怪的电子音,对方用了变声器。

“阮绵绵,你还好吗?”对方怪笑一通道,“浑身血液差点被抽干的感觉不好受吧?”

“你到底是谁?”阮绵绵语气很虚弱,但她却执着的看着手机质问,“你为什么要害我?!”

“我是谁不重要,”对方低笑道,“这是你不识好歹的代价!你在秦家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小姐,还想霸占着身份不放,你该死!要不是你活着还有点威胁傅时衍的作用,我早就把你挫骨扬灰了!”

“对了,还没告诉你,你猜对了,你出的车祸不是意外。但你恨错了人,是我做的,不是傅时衍。对了,你不是想知道是谁给你捐了眼角膜吗?就是傅时衍那个蠢货,换给你一个眼角膜,他可真是爱惨了你啊!”

“哦,还有,你不是奇怪为什么阮家没有人再来找过你吗?实话告诉你,你那六个哥哥倒是想带走你,但我怎么能让他们破坏了我的计划?恐怕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尸骨无存了吧?!”

对方发出了尖利刺耳的猖狂笑声,阮绵绵心头震颤,眼前模糊了。

“傅时衍为了你,已经同意退出傅家家主竞争,并转让所有股权,但他一定要见到你才肯签字。”对方冷笑道,“他以为他还有跟我谈判的权利?你前面的男人待会儿会好好伺候你,并拍下视频。我就不信,他傅时衍还敢借此威胁我不松口!”

“你休想——”阮绵绵红着眼眶爆发怒吼,“我不会再给你用我威胁他的机会!”

她被扔在悬崖边上,甚至能感受到崖边扫过的冷风。

傅时衍,是我错了,我全都错了。

阮绵绵十指死死抠进地缝里,用尽最后的力气朝着悬崖翻滚过去。

“绵绵!”

阮绵绵听到一声嘶声裂肺的呼唤,在她从悬崖滚落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道身影朝她扑了过来。

傅时衍险险抓住了她一只手,自己却已经半个身子悬空了。

“傅时衍……”阮绵绵眼前模糊了。

“绵绵别怕,有我在呢。”

傅时衍一动,悬崖边缘的碎石就不断下落,连带着他也下滑了一截,摇摇欲坠。

“傅时衍,你快松手,”阮绵绵哭出了声,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你会跟我一起掉下去的……”

傅时衍摇头,一言不发。

抓住她的手,却是越来越紧。

阮绵绵哭得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清楚。

她已经害了傅时衍,又怎么能让他为了自己赔上这条命。

“对不……起……对不起……”

她真的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可是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对不起。

傅时衍的眼眶发红。

“不哭。”

听到这两个字,阮绵绵眼泪像是怎么都控制不住。

她望着傅时衍的眼里,有不舍,有后悔,也有道别……

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在阮绵绵另一只手要扳开他的手时——

傅时衍义无反顾从崖上跳下来,用尽全力抱住阮绵绵。

树枝的缓冲,男人的拥护。

大片鲜血在身下绽开。

阮绵绵醒来时,她是趴在傅时衍的身上。

“傅时衍——”

喊了他的名字,阮绵绵大口吐血。

“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像是听到呼唤般,男人睁开眼睛,他眼角有泪,夹着鲜血,缓缓滑落下来。

他想触碰她的脸,想替她抹去眼泪。

只是,没有一丝力气。

“绵……绵……”

“傅时衍……傅时衍……”

刚开口,傅时衍嘴里冒出大口大口鲜血。

阮绵绵给傅时衍擦掉鲜血,可是不管她怎么做,嘴角的鲜血越来越多,染红衣襟。

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红着眼眶流着泪。

眼里都是对她的眷恋。

眼泪一颗颗滑落下来,阮绵绵哭声里满是绝望,“你为什么这么傻?明明都是我的错,可到最后,你还要保护我……只剩下我一个人……谁来帮帮我,救救他啊……啊啊……”

在那些悲伤与绝望间。

“这辈子……最大……幸运……”

等傅时衍的人终于在崖下找到他们时。

看到的是被摔得粉身碎骨,却还紧紧相拥的两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