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洋洋洒洒的大雪夹着一星半点的雨丝正纷纷扬扬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过大寒,马上便是千千万万的华夏子孙期盼的农历年。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而在市郊的一个大型农产品市场,虽然已经是上午十点,却还是人来人往,一片热闹。

花秀今天给工作室的员工们发了工资和红包,便驱车来此拿昨天定好的农家猪肉,整整60斤,35元一斤。就这还是因为有关系才定到的。花秀都分配好了,外婆家10斤,奶奶家10斤,二叔家让她带的20斤,剩下的20斤便是自家留着过年的了。

老板拿出肉放在案板上过了称,花秀便从钱包里掏出2100元钱,一张不少,这年头猪肉价都涨得不像样了。递给老板得瞬间,花秀还是肉疼了一下,正想打包放进车里,忽然耳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大喊烟花厂爆炸了,霎时间人群炸开了锅,一片混乱。

花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而双手还死死拽着那两袋猪肉。

。。。。。。

“娘,我要吃烧饼。”

一个衣衫单薄的小孩眼神怯怯地拉着花秀的衣角,把花秀硬是从神游中拉了回来。花秀只当做梦,又闭上了眼睛,手里抓摸了几下,却抓空了——她那60斤肥瘦相间的猪肉呢?

“娘,我要吃烧饼。”小孩明显是鼓足了勇气再次讨要道,实在是已经饿了几天,眼前这烧饼太诱人了。

花秀半眯着眼看了看眼前这干瘦得没有一点油水的孩子,鼻子下还挂着两条鼻涕虫。耳边适时地响起摊贩的吆喝声“烧饼喽,7分钱一个。。。。。。”

花秀脑袋轰的一声又炸了——她这是穿越了么?!这孩子、这七分钱,明明是自己刚追完的一本年代文里。而这孩子的娘不就是那个出场不到十章就被自己作死的十八线女配吗?关键是女配就女配吧,还是个无脑的女配,无脑也就算了,偏偏她还只是人家孩子的后娘,一上来就要卖孩子。花秀扶额,穿书穿成她这样点背的,真是头一个了。

这样想着,花秀睁开眼又细细瞧了一遍周围的环境,目光落到泥土墙上刷的几个大字:农业学大寨!OMG,她真的是穿越了!

在接受了穿越这个事实后,花秀索性又闭上了眼,按照剧情发展,她该接收原主的记忆了。果然,几秒后,她已经完全有了原主的记忆。其实也没多少,除了一些年代背景便是女主的资料了。

这原主其实算来是男主的续妻,原配在生老二的时候难产死了。原主一家原本是县城的人家,却也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家。那个年代城里人更是揭不开锅,不像农村人地里还有个出入。原主的爹经常下乡来砍柴,有时候天色晚了当天回不去,便借住在男主家,和男主的爹颇有交情。得知男主的原配没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做主将自己的三女儿嫁给男主续房。那个时代,女孩家都被当作赔钱货,原主家一共4个女儿,外加一个儿子,家里吃饭都是问题,自然是舍得的。

更重要的是,原主的爹看中男主是退役军人,还分到了邻县的一个煤矿,曾经也是个工人了,每个月还能寄回一些个钱票回来。而且这样一来,自己再来打柴便有了落脚点,自己家女儿自然是不用客套的,更谈不上欠人情。所以,尽管原主上过几年学堂,在那个时代可是相当难得的,原主还是被父亲嫁给了男主。

如此一来,女主新婚便成了两个孩子的娘。一开始原主看男主长得那是个周正,家里的条件在村里不说最好却也是中等的,便认了这门婚事。剧情要是这样发展下去,倒还挺顺气。凭着两个儿子,只要她好生照料,于情于理都是这两娃的亲娘了,就算以后她生不出儿子,那也是母凭子贵,老袁家定不会薄待了她。

让花秀缓不过这口气来的是原主明明一手挺不错的牌,却愣是被她打得稀巴烂。

当娘这回事只听过没做过,没几天原主便厌了烦了。再加上男主,也就是袁等义,新婚不久就被催回了矿上,唯一的一点乐趣都没了,虽说男主秋收夏收、过年啥的也能请假回家,奈何原主没了耐性,于是三天两头便往镇上跑。一开始婆家还以为她是寂寞空虚冷,回娘家了,难为她结了婚不到一个星期便独守空房,想着和两个孩子有感情便好了。未曾想,一年光景下来,老二都会走路了,原主不仅没有任何改好的迹象,反而变本加厉,还拿着孩子当幌子,借口孩子缺这少那的,往县城跑得更勤了,甚至还逛到更远的地儿。

后来才知道,她哪是回娘家,而是为了躲避下地劳动,不愿带娃,活脱脱的好逸恶劳。就这,男主也认了,横竖自己常年顾不到家在先,一来便让她当娘心里也有愧,再说他的工资将将也够养活她们娘几个了,只要她能稍微顾着两个娃,不要冻死饿死,他便对她再没了要求。

坏就坏在原主死性不改,野得没了节操,坏得没了下限。愣是被结交的一群混混鼓捣着卖孩子,以此来走上人生巅峰。

“我艹。。。。。。”花秀看到这里,已经忍不住磨刀霍霍向原主。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报到,喜欢的宝宝们请收藏放书架哦,我会坚持多多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