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看着桌子上日历,秦锋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重生了!

重生到了1988年4月23号。

一个秦锋终生难忘的日子!

前世的这一天,因为区区一万多块钱,在他心中留下一道终生无法遗忘的伤疤。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微微松了口气。

悲剧是晚上发生的,看太阳的位置,现在最多三点,还来得及。

“哥哥,你起来啦!”

十一岁的小姑娘蹦蹦跳跳从外面进来,献宝似的从兜里掏出两块糖,捧到秦锋面前:“周姐姐给的糖,可甜了,哥哥你尝尝!”

这种水果硬糖在后世都没有孩子愿意吃,但是对于小小的白灵儿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

“我不喜欢吃甜的,你吃吧。”

秦锋心里着急,一边敷衍小姑娘,一边穿鞋:“哥哥有事要出去一趟,灵儿在家乖乖的,不要乱跑。”

“哦……”

看出哥哥不愿意搭理自己,小姑娘捧着糖果,闷闷的坐到门槛上。

委屈巴巴的样子,让秦锋内疚了一下,从小姑娘手里拿起一枚糖果塞进嘴里:“很甜,谢谢灵儿,哥哥有空带你去森林公园划船。”

“真的?”

小姑娘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邻居家的孩子都去森林公园划过船,就她没去过,想了好久了。

安抚好白灵儿,秦锋直奔市区最热闹的解放路。

原本有些急躁的心情,被白灵儿这么一闹,也渐渐冷静下来。

按照前世记忆,找到一家卖电器的商店,看到服务员正在收拾柜台,秦锋扭头跑向街道办事处。

街道办事处东侧的小会议室里,不停传出喝骂之声,外面围了不少人看热闹。

秦锋从窗户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跳着脚破口大骂,十六岁的少女吓得蹲在角落,抱着膝盖不停颤抖。

旁边两个戴红袖章的妇女,冷眼旁观。

秦锋挤开人群,一脚踹开会议室大门。

“你是谁?”

红袖章皱眉呵斥。

中年人也被突然出现的秦锋吸引,停止喝骂。

秦锋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向蹲在角落的少女。

“哥!”

见到亲人,少女眼中的恐惧消散几分,但还是止不住的发抖,看得秦锋心疼不已。

上去轻轻抱住少女,柔声安慰:“思雅,没事了,别怕,哥来了。”

秃顶中年人回过神来,冷声说道:“你是她哥是吧,我跟你说,她弄坏了我三台电视机,其中还有一台是彩电……”

“闭嘴!”

秦锋抬头怒喝。

妹妹童思雅从小喜欢音乐,家里买不起收音机,每到周末就去卖电器的商店门口听收音机。

这个叫谢光的秃子是卖电器的,前几天刚进了几台电视机,放在最高的柜子上进行宣传。

电视机不仅有声音,还有画面,童思雅也去凑热闹。

谢光嫌她站在门口碍事,就呵斥驱赶。

童思雅性格内向柔弱,人家不让看,就乖乖离开,结果不小心绊住电线,摔了一跤不说,还把摆在最上面的几台电视拽了下来,摔坏了。

然后就被谢光扭送到了这里。

仗着有个在街道办事处当主任的姐夫,强行把妹妹关在街道办事处,逼着秦锋家里凑钱。

扬言什么时候凑到钱,什么时候放人。

童思雅此时只有十六岁,正是人生中最为敏感的年纪,觉得自己闯了大祸,拖累了家里,当天晚上在这间办公室里寻了短见……

当众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年轻呵斥,谢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刚准备发火,一个满脸焦急的魁梧汉子推门进来。

“钟叔……”

秦锋看着汉子,眼睛一下子湿了。

十年前的自卫反击战中,秦锋父亲所在的班组负责冲锋,一个班只活下来一个战士。

战斗结束后,秦锋的母亲去部队参加父亲的追悼会,途中小巴车遭遇泥石流,也不幸遇难。

和秦锋母亲一起遇难的,还有白灵儿和童思雅的母亲。

一夜之间,他们三个就成了孤儿。

钟山就是父亲班里唯一活下来的那个战士,为了给秦锋他们一个家,毅然决然选择退役,领养了这三个孩子。

虽是养父,却比绝大多数亲生父亲还要尽责,竭尽所能的给予三个孩子最好的教育和生活。

但是不允许他们叫自己爸爸,上户口的时候,也坚持让三个孩子都叫原来的名字。

也正是因为有钟山倾尽全力的培养,秦锋成了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大学生。

妹妹童思雅的成绩在一高也名列前茅,如果不是出了意外,绝对能考上大学。

前世童思雅离开之后,钟山悲痛不已,加上战争中留下的旧疾缠身,不到五十岁就去世了。

“你又是谁?”

谢光不耐烦问道。

“我是他们的家长,你有什么事,跟我说。”

钟山气喘吁吁道。

“你家孩子闯祸了。”

谢光添油加醋的把事情又说了一遍:“三台电视机一万二,你赔钱吧!”

“一万二?”

钟山心头一震。

他在机械厂上班,一个月工资137块,一万二对于他来说,是一笔让人窒息的巨款。

“大哥,对不住,对不住!”

钟山先是给谢光赔不是,接着说道:“大哥,这样行不,我给你打个欠条,你容我几天凑凑……”

“做生意,时间就是金钱,我最多给你三天时间。”

谢光也看出来钟山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害怕钟山破罐破摔,没有咬死今天就要:“这三天,你闺女就押在这里。”

“不可能!”

不等钟山答话,秦锋毫不犹豫拒绝。

钟山老实憨厚,重情重义,干活打仗都是好手,可是与人争辩,远不是谢光这样的生意人对手。

前世就是因为没有说过谢光,戴着红袖章的妇女又保证不会饿着童思雅,钟山选择了退让,答应把童思雅押在这里,他回去筹钱。

结果酿成了悲剧。

为此,钟山余生都活在自责、后悔和愧疚中。

“小子,这件事你说了可不算。”

谢光冷笑着看向钟山:“你们家到底谁当家?”

“钟叔,这件事我来处理!”

秦锋看着钟山,语气坚定:“相信我,我能处理好。”

——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线,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