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天阶夜色凉如水。

子夜,拾翠殿里传来香妃的一阵阵痛苦的叫声。在殿外等着的皇上内心很是焦灼。

“启禀陛下,香妃娘娘生下了一个小皇子。只是小皇子太过虚弱,生下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息!”

皇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着殿里传来:“娘娘大出血了!娘娘大出血了!”

皇上一脚踹开跪在地上的稳婆就要往屋子里冲,皇后立马跪了下来:“皇上,产房不能进去的,会影响皇上的运势,国家国运!皇上!请以大局为重!”

“太医,太医快去,无论如何要保住香妃。”皇上面色凝重。

皇后和贵妃陪在旁边等着里面的消息。终究香妃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薨了。

太医跪在殿外汇报的时候,贵妃幽幽的说了一句:“香妃娘娘的胎一直都是太医院院判萧大人照料的,怎么会……”

“回皇上,香妃生产时候疼痛难忍,生下的皇子身上紫青,应该是胎里中毒所致。”太医院的副院判许太医接住了贵妃的话。

萧院判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香妃的胎的确是自己照顾,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不适。今日看那产下的胎儿的确是中了胎毒, 这怎么会中毒呢?

“中毒?”皇上只听到了这两个字。后宫里那些手段他不是不知道,看来今日是要好好约束一下了。“来人!萧院判蓄意谋害皇妃,夺去其院判之职,明日午时处斩,妻妾家眷全部发配为奴。皇后治理后宫不利,罚俸半年。”

皇上的圣旨刚下,外面有人来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宣王又吐血了!”

皇上正处于丧子之痛里,听到这个消息,内心的怒意更盛,“萧太医斩立决!其余太医立刻去宣王府诊治!”

侍卫们拖走了萧太医,连夜冲向了萧太医的家宅。

萧太医的夫人和女儿萧洛菲正在家中等着萧太医回家。忽然一阵骚乱,禁卫军冲了进来,将萧洛菲和萧夫人以及家里的仆役全部抓了起来。“奉皇上口谕,萧太医谋害皇嗣斩立决,萧府所有人等发配为奴!带走!”

“不可能!我夫君不可能谋害皇嗣!”

“皇上圣裁,岂容你这个妇人胡说,来人,带走!”

“不可能,你放开我”萧母用力挣脱开侍卫,却不小心撞到了桌角,顿时头部鲜血直流。

萧洛菲看着母亲一点点的倒在地上,她冲过去一把抱住了母亲,“娘,你不要丢下洛菲,不要丢下洛菲。”

“洛菲,娘下去陪你爹爹,你要记住你爹爹的话,不要显露……”萧母的手垂了下来,晕死了过去!

“娘!娘!你醒醒,你醒醒!”萧洛菲抱着母亲不肯撒手,她硬是被禁军从地上拉起来押走了,身上所有的首饰都被搜刮干净后,收了奴籍,丢到了牲口棚子里等着明天牙行开市之后被卖。

牲口棚子里都是一些没有卖出去的一些奴仆。所有的人都绑着双手栓在前面的栅栏上。棚子后面靠着墙的那面有些稻草,有些人窝在稻草里睡了。萧洛菲被推进来的时候吵醒了一些人,那些人一脸嫌弃,觉得她吵醒了自己的好梦,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萧洛菲闻着马厩里恶臭的味道,还有人的呼噜声,一点睡意都没有,蹲坐在那里。她的眼前全都是家里被抄,母亲撞死的情形!

这夜未眠的不只是萧洛菲。

夜雨打湿了宣王府大门顶端悬着的黑色金丝楠木匾额。王府里红色的宫灯隐隐约约的照射着宣王的寝殿。宣王李诵躺在床上,双眸四周有淡淡的黑影,颧骨也有些高耸突兀,衬得整张面庞更加消瘦。王皇后秀眉紧皱,朱唇含怒。“无论如何都要救好宣王,否则本宫要你们全家陪葬!”

寝殿里一片死寂!太医跪了一地,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皇后身边站着宣王妃沈频儿,妆容精致,衣着整齐,没有一丝的慌乱和着急!皇后冷眼看向沈频儿:“王爷是你的夫君,你就应该在床前伺候。站在我身边做什么?”

沈频儿平静的看向王皇后:“太医都没有办法,臣妾也无能为力。若母后看儿臣在这里多余,儿臣便回公主府里,免得让母后烦心!”说着便要离开。

李诵伸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想要抓住沈频儿,“频儿!不要走!”

沈频儿没有因为李诵的挽留而留下,甚至是看都没看他一眼李诵就走了。李诵硬撑着身体想要起身留下沈频儿,可是枯瘦的身体没有一点力气,从床上滚落了下来晕了过去!太医急忙上前一阵子抢救,李诵终于醒了过来,他躺在那里两眼缥芜,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王皇后见宣王病情稳定了便回了宫。昭庆殿里刘太医跪在地上, “娘娘,恕臣无能,王爷这个病若是快就是这个月,若是慢顶多两个月。”

王皇后一听身子瘫软在了太妃椅上,双拳紧握,双目紧闭一行泪落了下来。

孙嬷嬷示意刘太医退下,给皇后揉着额角说:“娘娘,太医院里新院判许太医是贵妃娘娘的心腹,医术不错的太医也就刘太医勉强还可信,他定会好好照顾王爷。宣王妃是郜国公主独女,郜国公主知道了王爷的病情,怕是会找陛下让王爷和王妃和离。娘娘还是要早做打算。”

“诵儿好歹也是陛下嫡子,她怎么敢?”

孙嬷嬷一边帮皇后揉着额角,一边说道:“娘娘,郜国公主是两朝公主根基深厚,之前王爷执意求娶王妃长跪在御书房前,虽然陛下答应了王爷,但是王爷也因为此事失了圣心,怕是陛下不会顾念他。“

“诵儿对她爱的深刻,如何受得了这和离的打击?”

“娘娘,要不去给王爷找个丫头冲个喜?说不定王爷的病情还会好起来!若是不能,好歹地下王爷也是有人陪着的。”

“也罢,若诵儿不肯,你就说是本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