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是夜,刘家庄。

脸色苍白的少女被绑在旧木床上,四肢分别用手臂粗细的铁链紧紧锁在柱子上。少女双眸紧闭,满身伤痕,哪怕狼狈不堪,也依旧掩藏不住眉眼间让人惊艳的绝色。

只不过此刻,她一动不动地仿佛是个死人。

“娘,她不会死了吧?”

屋内,一道粗嘎的中年男声突然响起。

挑起门帘的妇人朝床上看了一眼,立刻呸道:“死了更好,省得还要老娘动手!”

“那不行,她还没给俺睡呢,娘你答应过俺,同意让俺和她睡觉的!”刘二狗流着哈喇子看向床上昏迷的少女,一双绿豆小眼睛内流露出淫邪的光芒。

“人都死了睡什么睡?”

刘嬷嬷嫌弃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骂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睡女人,跟你那没用的爹一样,全身上下就只有那二两肉有用!”

“那还不是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另一道猥琐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刘老爹掀开门帘进来,挨着刘嬷嬷挤眉弄眼,一双浑浊的老眼却邪恶地盯着床上昏迷的少女。

“没正经的老东西,一边去。”

刘嬷嬷哼了一声,开始在屋里铺着干柴,这些干柴都是经过处理的,一点就着, 特别能烧。

刘老爹贪婪地看着少女幼白光滑的肌肤,果然是城里的大小姐,哪怕在庄子上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还是这般娇嫩诱人!

他忍不住轻轻嗅了一下,仿佛还能闻到空气中少女清甜的处子香味。

“听说京中的大人已经放弃这娃娃了,不如让她在死前让我们爷俩爽一下……”

“对对对,俺和爹一起……”

刘嬷嬷还没回话,一道呸笑在外面响起,接着进来了两个粗野男人,看着刘老爹骂道:“老不死的一把年纪了还逞能,人都死了,难不成你艹尸啊!”

“嘿嘿!还热呼着呢!”

也不顾其它人在屋内,刘老爹上前猥琐地在少女腿上摸了一把。

那滑不溜秋的触感让他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狠狠操干一番。

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少女白嫩嫩的小腿,眼馋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 阴恻恻道,“刘老爹,怎么说我们也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要不是因为她是官家小姐,咱兄弟几个早就下手了,如今她既然死了,那咱可说好了, 见者有份……”

“行,反正是个死物,不如一起来!”

刘老爹大手一挥,对刘嬷嬷道:“屋里人,你先出去,让爷几个先玩玩。”

“不要脸的老东西!”

刘嬷嬷对着几人呸道,又瞪了床上少女一眼, 骂了一句骚狐狸, 便放下柴火走出了屋子。

瞬间,屋子里只剩下几个恶心又猥琐的男人。

“俺、俺先来!”

刘二狗像是怕被人抢了似的,一下子跑到少女床边解开裤子。

看到少女肤如凝脂的脸,刘二狗‘嘿嘿’笑了两声,哈喇子瞬间滴在少女的衣服上,他粗黑的大手摸上少女脸颊,傻笑道:“好软,像娘做的馒头……”

说着便嘟起一张臭嘴朝少女粉唇亲去。

眼看就要亲上,少女原本紧闭的双眸突然刷地一下,骤然睁开!

两道寒光凛冽射出!

“呯、呯!”

是铁链被挣断的声音,少女手腕还戴着半截铁链,但却一拳砸在了眼前的猪头上。

刘二狗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如同一只皮球飞了出去,再狠狠砸在墙壁上,瞬间晕死过去。

“诈、诈尸了……”

屋内其它几个男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

而刚醒来的少女却眸光一凝,看了看四周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当看到自己被铁链绑在床上时,愣怔了一瞬,少女突然仰天狂笑。

“哈哈哈,回来了,回来了,我苏闻音终于回来了……”

三千多个世界,三千多个任务,她终于换得一次重生的机会。

前世,她轻信人渣,遭人背叛,呕心沥血为她人做嫁裳,却在榨干所有价值后,被自己的夫君和爹爹亲手送上断头台,最后万箭穿心而死。

因死后怨气不散,被天道绑定了修复系统,需修复三千小世界后,可以奖励一次重生的机会。

苏闻音不记得自己经历了多少时间的流逝,三千世界,无数磨难,却怎么也磨灭不了她心中那团复仇之火,如今,她终于可以让一切重来!

楚司砌,苏承钟,还有……

“呵呵呵……”

看着被响声惊动而闯进来的妇人,她眸光冰冷:“刘嬷嬷……”

刘嬷嬷见到突然醒来的苏闻音吓了一跳,再看见满头是血倒在墙壁下的刘二狗,立刻惊叫一声跑过去,抱起刘二狗哭道:“啊!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是谁杀了你!”

抬眸撞见苏闻音嗜血的眸光,刘嬷嬷立刻红了眼:“是你?是你这个贱人杀了我儿?”

“我跟你拼了!”

刘嬷嬷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发疯般朝苏闻音刺去。

苏闻音依旧坐在床上,看着朝自己刺来的妇人,清绝的脸上仿似裹着一层冰雪。

她六岁丧母,被送到刘家庄来便是刘嬷嬷照料。

起先两年还好,刘嬷嬷对她还算客气,但是两年后见京中无人来接自己回府,这个老虔婆便开始变着法子折磨她,轻则奴役,重则打骂,日常一不如意就拿她撒气。

不仅抢了她从相府带来的银钱服饰,更是将她赶到牲畜棚,与狗抢食,与猪同住。

堂堂相府嫡女,过得猪狗不如!

如果不是相府每年有人来问候她情况,恐怕她早就死在这个老虔婆的手里了!

可即使如此,她们依旧不肯放过她。

十六岁的时候,她那将她遗忘在角落的丞相爹爹终于想起了她,要将她接回相府。

可谁知这个老虔婆竟然在她的饭菜里下药,将她迷昏后又用锁链锁起来,她醒来的时候便被……最后被这群黑心烂肺的人一把大火, 意欲将她烧死在庄子上。

想起前世那屈辱而痛苦的一幕,苏闻音脸色就一阵苍白。

万幸, 今生还来得及……

看着迎面而来的匕首,苏闻音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寒光冷冽。

“呯、呯!”

脚上的铁链也被挣开。

苏闻音赤脚站在地上,忽然迎着刘嬷嬷的匕首急速冲去。

刘嬷嬷先是一愣,接着嗤笑一声:蠢货,是想死得更快么?

只是很快,她的笑容就凝在嘴角。

“噗!”

是血肉被捅穿的声音。

刘嬷嬷下意识低头,就看到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正按在她的手腕上。

那把她特意从镇上买来的匕首,正被她紧紧握着,以一种无比诡异的姿势,捅进了自己心窝。

“你……”

她完全不知道苏闻音是怎么做到的。

刘嬷嬷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痛,鲜血就已经喷涌而出, 到死,她都不明白她刺向苏闻音的匕首,怎么好端端地刺向了自己!

苏闻音面无表情地抽出匕首。

鲜血瞬间喷溅到她白色的里衣上, 如同地狱爬出的恶鬼, 她双眸猩红地盯住其他三人。

直到此刻,屋内其它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刘老爹目眦欲裂地看向地上刘嬷嬷的尸体,粗声尖叫:“屋里人!”

“贱人,你这个杀人狂魔!”

他抓起屋内的一把锄头就朝苏闻音挥来。

苏闻音神色不变,手臂轻轻一挥,缠在腕上的铁链如同一根黑色鞭子,狠狠打在刘老爹脸上,直将他两颗黄牙打落了下来。

抬起一脚将刘老爹踢翻在地。

少女毫不停留,一个跨步站到了刘老爹身后,手腕绕过,那手臂粗细的铁链子便被缠在刘老爹的脖子上。

苏闻音眸光冰冷,这个老色批,平日里没少欺辱她,如今更是想……

她手臂微微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刘老爹的脑袋瞬间软了下去。

击杀不过一瞬间的事。

——

作者有话说:

欢迎小可爱入坑,女主绝对飒爽,恩怨分明,打人不手软,但也很可爱。男主前期性格出来较慢,希望小可爱慢慢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