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魔都。

酒吧旁边的小巷子里头。

满身酒气的林墨脚下打着晃,手扶着墙壁醉醺醺的往前边走去,这时候,耳边听到了一些人的碎碎语。

“你确定吗?”

“那肯定的呀,这哪里能看错,绝对是那个人!”

“真是瞧不出来,要是我们能够拍到她的照片,好家伙,一定能卖出不错的价格!”

“没错,要知道她可是从来没有任何的绯闻,如果咱们能够成功的拍摄到,那可能会变成了她首个绯闻,不过,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吗?”

“听说是和公司和平解约,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今天来庆功的。”

“那能拍到什么好照片?”

“害,喝醉酒后,咱们随便拍,只要拍中一张她跟男的搭肩勾背的照片,那还不是能随便咱们写吗?谁会在乎她是喝醉了需要人扶着,还是跟哪个小白脸一起共度良宵呢?”

“嘿!有道理,你还真是聪明,看来这次咱们两个要发财了!”

……

“嘿。”

听着耳边的声音,林墨不由的摇了摇头,都说八卦新闻不能够相信,看来还真是如此。

不过,这两狗仔倒是挺敬业的嘛。

要知道,十二月份的魔都,天气已经开始转凉起来了,特别是这大半夜的,喝完酒之后,凉风迎面袭来,让林墨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而这两个狗仔却依旧在这里等候着哪个女星出来,真是够拼的。

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情,林墨也没有多管闲事,便这样咧咧呛呛的扶着墙壁往出口走去。

就在这时候。

一道黑影突然往自己的怀里袭来。

没等到林墨反应过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别动!”

不是吧?

林墨脑子瞬间的功夫便清醒了一大半,脑海里头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便是,打劫的?

也不对呀,这明显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而且光是听这个声音,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很漂亮才对。

“我钱包都在左边的口袋里头,你拿走吧。”林墨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我不要钱。”

怀里的女生清冷的应道,随即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被面前的这个男孩子给误会了,于是连忙解释了起来,“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打劫的,我只是想要你帮我一个忙而已。”

“昂……”

林墨稍稍颚首了下,又低头瞧了一眼。

虽然在这昏暗的街巷中,瞧不见面前这个女孩子的全貌,可窥得一些,也能够看的出来,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完全可以用国色天香这四个字来形容,身上更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高冷感。

真是一个极品呐!

林墨的心中不自主的冒出了这么一句感叹。

又问道,“你说吧,我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

“有狗仔,你能帮我离开这里吗?”

“行!”

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林墨自然是丝毫没有推辞的意思,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蛮腰上。

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似乎也是紧张的很,林墨的手刚刚碰上去,她便浑身一颤。

林墨解释道,“咱们假装情侣,你藏着些。”

“嗯,我知道了。”那女孩应道。

紧着,便感觉自己的大衣里头埋进了一个脑袋,一股好闻的茉莉花味扑鼻而来,让人闻得心猿意马的。

稍稍压制下自己脑海中的那股子邪念。

林墨带着女孩慢慢的往小巷子外走去。

在小巷子的一边,有个十字巷,林墨一眼就看到了两个人,怀里抱着相机正在驻守着,在林墨见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林墨。

相视一眼。

林墨并没有停留,而是大胆的开口骂了一句,“看什么看?特么的,两个大男人在小巷子里,真够变态的!晦气晦气,走,这里是待不下去了。”

说完之后,便搂着怀里的女孩继续离开了。

噗……

怀里的女孩明显被林墨的话给逗乐了,一下子就乐出声来了,不过似乎又害怕自己的声音被人认出来,于是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只剩下肩膀在一耸一耸的。

小巷子里头。

两个人自然就是之前说话被林墨听到的狗仔了。

此刻听到林墨的话后,脸色就跟便了秘似的四目相对着。

“靠!我是真想把这对给拍下来!”

“别,你忍着点,拍这种照片能赚钱?别暴露了咱们,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知道了知道了。”另一个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空气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静中去。

他们都是都没有怀疑林墨,这里是酒吧一条街,到了这个点,总会有喝嗨了之后来小巷子里头寻找刺激的男女,因此倒不是很奇怪。

只不过,被林墨说完之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很是尴尬了。

妹的!

无缘无故的被人当成在小巷子里头搞基的一对,任谁心里都会有一些别扭的。

……

走出小巷子,那女的还不敢冒出脑袋来。

于是林墨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来带着她上车了。

“去哪?”林墨问道。

“随便吧。”

“我家可以吗?”林墨又问道。

“行。”

两人一应一答之后,林墨报了一个地名,司机便开车了。

似乎是为了躲避司机的目光。

一路上这女孩也没有把脸从林墨的怀里抬起来,反而是安静的趴着。

一路无言。

当到达目的地之后,林墨摇了摇她,“喂,到地方了。”

“……”

显然,路上的这一会儿工夫,这女孩就倒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真够沉的!

林墨无奈的摇了摇头,付好了钱,只能抱着她一路往自己的家里走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头。

刚刚把她放好,她的一只手便绕过了自己的脖子,一用力,林墨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唔!”

双唇对上了!

那女孩半睁着眼睛,似清醒又似醉酒的。

林墨连忙推开她,站起了身子,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唇,“妹的,这是收留了个女流氓呀!”

好在,接下来似乎她安分了许多了。

脱下鞋子,给她盖好被子后,林墨便转身离开了。

林墨不知道的是,当他关上门的那一刻,女孩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眼里哪里还有半点的醉意,分明是清醒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