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林舒是个平平凡凡的上班族,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本科毕业后在离家近的地方找了个文员的工作,每天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枯燥又乏味。

生活里唯一带来光亮的就是,家里养了一只纯白的矮脚猫,每天都会在她下班的路上等她,一碰到她的脚就喵喵叫的倒在地上不起来,非要主人抱着走才可以,粘人得很。

又是一个星期五,林舒照常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路过一家便利店时,看到店员在撵着一只骨瘦嶙峋的黑猫到处跑,那只黑猫眼睛瞎了一只,嘴里叼着一根火腿肠到处窜来窜去,眼看就要被堵在角落,它放下火腿肠龇着牙发出警告的低吼,全身毛都竖了起来。

那店员可不怕,拿着一根木棍,一下子抽在黑猫身上,黑猫到底是太瘦弱了些,半天爬不起来,店员捡起火腿肠,又抬手还要打,林舒赶忙拉住他。

“不就是根火腿肠?别打了吧,再打它就要死了”林舒说着就走过去查看黑猫的情况,发现它喘着粗气,吐了一滩血,想来是内脏受伤了。

林舒从来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可她从小就喜欢猫,家里的白圆圆也给了她太多慰藉,实在不忍心看着这只黑猫死去,林舒轻轻抬起它,发现它实在瘦得可怕,骨头都突出来了,一点重量都没有。

就在这时,黑猫警觉的睁开完好的那只眼睛,眼神里带着十足的警惕和凶悍,一爪抓在林舒胳膊上,林舒不察,吃痛着松开手,黑猫趁此机会想跑,却实在伤势过重,没跑两步就又倒在地上。

“这只黑猫邪性得很,叫你别多管闲事,看它也半死不活了,不如给它个痛快算了。”那店员抽了根烟,看到林舒受伤嗤笑一声,大概就是觉得叫你多管闲事,活该!

林舒不理会他,起身又捡起黑猫,发现它呼吸轻微,还有口气,便小心翼翼的把它抱起来,转身走了。

林舒将它带到家里白圆圆常去的那家兽医院,一进门就遇到了比较相熟的白医生,白医生看到她手里血迹斑斑的小黑猫也有些惊讶。

“小舒?你这是?”白医生问道。

“这是我回家半路捡到的小黑猫,麻烦白医生看看,看还能不能救。”林舒把小黑猫轻轻递给白医生,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行,你先坐会儿,我给它检查一下,你胳膊上的伤等下会有人给你处理。”白医生接过小黑猫不敢耽搁,交代一句就走了。

林舒怔了一下,她的伤在胳膊内侧,不容易看到,没想到白医生这么细心。

折腾了将近三个小时,林舒处理了伤口,疫苗也打了,小黑猫也正好从手术室里出来,麻醉劲还没过,它的半截粉嫩小舌头歪歪的伸出来,看着很可爱。

“它左腿断过,但是又自己长好了,就是骨头错位,我们给它重新正了骨,眼睛呢是被人戳瞎的,内脏也有些损伤,得好好养着,得慢慢补充营养才能恢复。”白医生轻轻呼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说道。

“好好,谢谢白医生!”林舒连连道谢,她送来的时候小黑呼吸已经十分微弱了,没想到还有得救。

谢过白医生后,林舒又照他的推荐买了几款给小黑的营养品和药物,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拿到账单的那一刻,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一共是八千六百三十,您核对一下”

耳边是小护士甜美的声音,林舒只觉得心在滴血。

得,一个半月工资又没了。

结了帐林舒提着小黑和一大包东西回家,在看到小黑猫安安静静的躺着,随着它的呼吸微微起伏的小肚子时,又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林舒不由得嗤笑一声,自己莫非是个天生的猫奴?

回到家,白圆圆咻的一下窜出来躺着露出小白肚皮,要抱抱要摸摸的。

林舒无奈,只能轻轻用脚把它挪开,提着小黑进了屋子。

白圆圆这才看到还有个巴掌大的黑乎乎的东西在笼子里,好奇的跟着过去看。

在闻到是同类的味道后,白圆圆第一次露出凶悍的样子,龇着牙低吼,一副面对仇敌的模样。

“好了白圆圆,不要对弟弟没有礼貌。”林舒一把抱起白圆圆,一边撸它的小肚皮一边走进厨房,折腾半天她也饿了,得做点东西填饱肚子。

白圆圆在林舒手上乖巧得不得了,喵喵叫撒娇卖萌的,成功吸引了林舒的注意力。

简单的煮个面条吃了以后,林舒发现小黑猫已经醒来了,不吵也不叫,只是警惕的缩在笼子里,眼神牢牢盯着林舒。

林舒走过去,怕黑猫突然暴起,她没打开笼子门,只是挤了点温热的羊奶给它,还在里面加了点药。

黑猫一直盯着她,看到羊奶也没过来,只是等林舒走远后,才一瘸一拐的挪过来开始进食。

白圆圆看着林舒走开,突然窜出来冲向小黑猫的笼子,把小黑猫吓得撒腿就跑,碗里的羊奶也撒了一地。

而白圆圆居高临下的看着小黑猫,不紧不慢的舔舔爪子,眼神里透露出鄙夷和不屑。

这时林舒一把抓住白圆圆得脖子将它提起来,“白圆圆你干嘛?故意吓小黑?”

白圆圆圆溜溜的眼睛瞪大,一脸无辜,蓬松的大尾巴绕啊绕的,缠在林舒手上。

林舒无奈,将白圆圆抱开,又重新给小黑猫倒上温好的羊奶和药,这次小黑猫没有躲得远远的,而是静静在旁边看着。

就在林舒手快要收回来的时候,小黑猫居然慢慢过来,轻轻舔了舔林舒的食指。

面对警惕十足的小黑猫突然的示好,林舒万分惊讶,像这种被人类伤过的野猫一般是不会轻易卸下防备的,她已经做好再让黑猫抓几次的准备,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亲近了?

难道是自己对动物有着难以言喻的亲和力?

林舒嘴角微微上扬,完全忘记了自己被黑猫抓伤的事实。

而旁边的白圆圆目睹了一切,瞬间就炸了毛,气急败坏的上窜下跳。

“白圆圆你又在干嘛?”林舒莫名其妙,跑过去准备抱它,它却躲开了,钻到沙发缝隙不出来,拿个毛茸茸的小屁股对着林舒,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

好不容易林舒拿了它爱吃的小鱼干才把它哄出来,只觉得心累,怎么像网上那些哄吃醋的女朋友似的。

没过一会儿已临近深夜,林舒匆匆冲了个澡就睡了,她今天着实累了。

“晚安圆圆!”林舒亲白圆圆一口。

“晚安小黑”她看了眼笼子里熟睡的小黑猫,轻轻说道。

谁也没看到,就在她入睡的那一刻,小黑猫蓦然睁开眼睛,那只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幽幽绿光。

——

作者有话说:

请大家关爱新人,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