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桃花村,正值桃花盛开时节,布谷鸟在深山婉转蹄鸣,“哥哥栽禾”,“哥哥栽禾”。

“桃叶尖上尖,柳叶儿遮满了天……”

田埂上,马小健哼着小曲,挑着两箩筐秧苗,跟在嫂子胡桂兰身后,步伐轻快地往对面山脚下的农田走去。

“小健,你唱的这小曲怪好听的,叫啥名啊?”一路上没说话的胡桂兰扭头问了句。

“我也不知道,学人瞎唱的。”马小健咧嘴一笑。

“以前你哥也总唱一些不着调的小曲,你还别说,他这么个又憨又壮的人,唱起曲来不输你,像个文化人哩。”胡桂兰微微一笑,眼眸里闪过一抹久违的温柔。

“嫂子,你是想我哥了吧,放心,他很快就回来。”马小健是聪明人,听得出胡桂兰的话外之音。

“希望吧,他这家伙,出门一走就是几年,也不给家捎信。”胡桂兰轻叹一息,忽而眉梢一动,看一眼马小健道:“小健,再过一个月,你就十八岁了吧,满了十八就是大人了,可别学你哥,成天想着去外面闯,要做个顾家的男子汉才是。”

马小健笑了笑,没有作答,环顾四周山野农田,却是喃喃自语:“再过一个月,我就满十八岁了,糟老头子教给我的那些通天本事,总算可以毫无顾忌的用起来,往后咱老马家就不会在村子里抬不起头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到了自家水田边。

打眼一看,老爸马宝根坐在田头上,一言不发地抽着水烟。

此刻,马宝根背脊佝偻着,衣服和裤腿上全是泥水,身上还有几个清晰可见的脚印,眼睛浮肿,看起来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母亲郑春华,则是蹲在田埂边上,脸色沧桑,抹着眼泪。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马小健见到这场景,蓦地眼睛一红,脸色由晴转阴。

马宝根抬头看了眼马小健,敲了敲烟斗,红着眼圈,叹气道:“小健,你哥……有消息了。”

“我哥来信了?”

马小健愣了下,心里惊诧。

他哥马大壮,三年前外出打工,极少跟家里联系,全家人都以为他在哪个工地拼命干活赚钱,等赚了钱就会回来。

没成想,他今天终于有了消息,但看爸妈这副模样,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小健呐,刚才来了一伙人,是给咱家报信的,说你哥在马来国赌博,欠了十万高利贷,现在人已经被控制住,让我们家半个月内凑钱赎人。”马宝根垂头丧气道。

“什么?”马小健瞪起眼睛,道:“是不是搞错了?我哥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赌博这事从来不参与,怎么可能在马来国赌博,还欠这么多钱?我不信!”

“说实话,我也不信咱家大壮会干这种傻事,但是,人家都拍了他的影像过来了,这事,不信都得信了啊。”这时,一旁的郑春华哭着声插话道。

“还有影像?”

马小健纳闷着,突然看见地上有部手机。

他走上前拿起来,点开里面的一个视频,胡桂兰站他身边,也跟着看。

仔仔细细地看了几十秒后,马小健双拳豁然握紧,脸上青筋暴起,忍不住咬牙切齿道:“这帮狗娘养的畜生!”

马小健气得发抖,却听身边传来噗通一声响,竟是胡桂兰直挺挺的倒在了田头上,脸色煞白,像纸一样。

胡桂兰从小身体不大好,这几年又跟着家里吃了不少苦,身体愈发单薄。

如今看到自己的丈夫在国外受到非人的折磨,心理上承受不住,一时间,竟是引发身体的暗疾,直接晕倒在地。

马小健反应很快,连忙俯身抱起胡桂兰。

他懂医理,这时节地上寒气很重,女人家身体柔弱,倒在地上几分钟,寒气进入身体,疾病也就随之而来。

马小健抱起胡桂兰后,盯着她看了几秒。

此刻,胡桂兰双眸紧闭,嘴唇呈现出病态的灰黑色,身体僵直,整个人就像是突然瘫痪了一样。

这种情况,如果是有经验的西医在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急性休克。

但这桃花村方圆几十里没有一家正规医院,只有一个卫生站和一个半吊子庸医,村民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倒是可以让他诊治一下,遇到重病,治得起的就送外地医院,治不起就吃点草药硬抗,听天由命。

胡桂兰眼下这情况,显然不是头疼脑热这种小病。

“桂兰,桂兰啊,你……你可别吓爸妈啊。”

马宝根两口子见胡桂兰这副模样,也是吓得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亲生儿子在国外遭难,儿媳妇再病倒的话,这个家就垮了一大半了。

见到胡桂兰昏迷不醒,马小健心里也是既紧张又着急,但他知道着急并没有什么卵用,关键时刻,必须冷静下来,想办法医治她。

“冷静,冷静。老头子,我家人的命要紧,对不住了,必须食言了。”

马小健深吸几口气,脑子里陡然变得清明,眸子一闪。

随即,他凛了凛神,伸出手指,分别落在了胡桂兰的晴明穴和风池穴,在嫂子的两处穴位轻轻揉动。

“小健,你这行不行啊?”

“不行的话,你可别逞能!”

马宝根一脸狐疑,担忧地盯着马小健。

“嘘,别说话,小健他懂医术,应该能救桂兰。”郑春华其实也是一脸怀疑,但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相信自己的二儿子是有真才实学的。

听了郑春华的话,马宝根没有再多说什么,两口子提心吊胆的看着马小健。

在老两口看来,眼下马小健这一脸认真的模样,与他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样子完全不同,双眸炯炯有神,表情专注,整个人透着谜一样的神秘气质。

马小健运用推拿给她理顺气息后,很快又从衣服内兜掏出一副中医专用的细针。

这副针很有来头,是两年前一位路过桃花村的老中医送给马小健的,里面有九支银针,九支金针,称为“玄门十八针”。

马小健取了五支银针,分别扎入胡桂兰的百会穴,风府穴,风池穴和天柱穴,最后一针,扎在印堂。

他用针的手法非常娴熟,就像是长期给病人扎针灸治病养生的老中医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到底行不行啊?”

马宝根双手捏拳,眼珠子眨也不眨的盯着马小健的一举一动,内心焦灼。

“醒了,醒过来了。”

几分钟后,郑春华惊讶的喊了一声,指着脸色逐渐变好,渐渐睁开双眼的胡桂兰,眼里露出喜悦之色。

“嫂子,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马小健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苏醒过来的胡桂兰,小声问道。

“没,没什么不舒服。”胡桂兰摇摇头,只是声音很轻,情绪也很低落。

“那就好。刚才你晕倒,可担心死我了。”

马小健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抬手捏着胡桂兰的手腕,老中医似的给她把了把脉,脉象微弱,但整体还算平稳,只要注意休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马宝根和郑春华也都松了一口气。

之后,一家人都沉默了下来。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家人也没心思插秧。

在田头上闷坐了一会,马小健坐不住了,突然站了起来。

“爸妈,你们照看好嫂子,我进一趟山,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草药,采一点回来卖钱!”马小健盯着南面的大山,眼睛里闪着精光道。